「不想打的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想打的話,看誰不爽直接干。」

2022 年 10 月 26 日

徐真說道。

裴蘿婉二人一致認同。

三人上了擂台,場中已經分出三個小團隊。

以大陳陳星海為首的共六人,修為最低也是七級戰魂。

大元那邊,則是一名叫做元衝浪的青年,戰魂九級的修為。

這個人徐真之前倒是沒有印象,猜想著應該是與裴蘿婉一樣,以特權直接參戰的,總共有著七人。

另外一撮,則是趙飛凌,韓聖龍,林琅,還有一個徐真見過的黑靈兒。

望著徐真的目光,黑靈兒舔著紅唇,雙頰當即泛起一種奇怪的潮紅,彷彿已經經歷過什麼刺激的事情一樣。

「徐真小哥哥,待會你一定要好好愛我哦!」

裴蘿婉聞言,秀眉微蹙,瞪了徐真一眼。這一眼,沒來由地讓徐真覺得有些做賊心虛的感覺。

「那女人有毛病的!」

「哼!你是什麼人我不知道?待會你若是殺不了她,我會親手殺了她。」

二十人遙遙相對。

「諸位!比賽一旦開始,沒有任何規則,直到場中剩餘十人,便是此次代表北域參加四域大比的帶隊隊長。」

「比賽正式開始!」

隨著郭振的宣布,場中也是出現了短暫的沉默。好像這個時候,沒人願意做那出頭鳥。

但就是這種環境,扛著一把烏黑鬼頭鐮刀的黑靈兒,緩緩走到場地中心。

「嘻嘻嘻!既然你們都打算不動,那我就要動手了。」

。 四人一起漫步在藍電城的街道中,月如銀霜,兩旁林木疏影橫斜。

「這麼說你爺爺已經想清楚了?打算讓你接任藍電霸王龍宗的宗主了。」

李耀對着身旁的玉天恆問道。

玉天恆扶著已經懷有身孕的獨孤雁,點點頭,向他回道。

「嗯!爺爺的打算是讓我先跟着你,確定下武魂殿對於藍電霸王龍宗的態度,才會正式做決定。不過他已經單獨找我談過了,應該會在不久之後,將宗主之位傳給我。

雖然他想讓我藉著曾經的交情,試探一下你,但我想以我們以前的交情,你應該不會對藍電霸王龍宗出手。」

玉天恆溫和的聲音,在身側響起!帶着試探和坦誠。

「哈哈」

他輕笑出聲。

「放心,若是我要對藍電霸王龍宗出手,也不會等到現在。只要藍電霸王龍宗能夠加入武魂殿,並且所有人服從武魂帝國的領導,就沒有流血的必要。」

畢竟是曾經一起戰鬥過的小夥伴,對於玉天恆和藍電霸王龍宗,一直以來都抱有好感。

玉天恆和獨孤雁感激的看了一眼李耀,躬身拜下。

「多謝了!!」

他將二人扶起,調侃道。

「真沒看出來,你們辦事這麼快,不知道獨孤長老知道自己的孫女懷孕的事嗎?」

玉天恆有些尷尬,曾經膽大的獨孤雁居然帶上了些羞澀。

「你說什麼呢?我和天恆成親,爺爺當然知道了!」

玉天恆在旁附和

「獨孤前輩,前不久剛剛來過藍電霸王龍宗,其實他也多次暗示過我們,不要和武魂殿交惡,還說過既然我和你有着這層關係,就該和你多親近一些。

那時我還不知你的身份,還在奇怪為何他會頻頻提到你,之後得知寧宗主送來的消息,才知道他老人家的意思。」

二人,頗有一種夫唱婦隨的樣子。

獨孤博正在看守冰火秘境,順便在其中煉體,將自身的蛇毒清理乾淨,如今的魂力等級再次突破。

「這位就是你的妻子,千仞雪小姐吧!」

獨孤雁被千仞雪一直盯着,感到渾身都不自在,只是敢怒不敢言,才會如此暗示李耀讓他管管自己的媳婦。

「沒錯!你們當時在斗魂城應該是參加過我們婚禮的,只不過那時你們沒想到使我們。」

或許是知道自己一直盯着獨孤雁看,讓她感到了不自在,千仞雪不好意思的收回目光,對着獨孤雁說道。

「玉夫人,不好意思,我只是對你懷孕的事有些好奇,還請不要見怪。」

獨孤雁見這武魂殿的教皇之女,說話還是蠻有禮貌的,想着應該是個好相處的人,再加上如今藍電家族,既將加入對方的勢力,所以湊近在一起,聊了起來。

只是她不知道,如今千仞雪的好脾氣,可是在這次旅行中,轉變的,若是以前,這是一個高傲,霸道,不講理的人,對於陌生人,她從不會有好臉色。

玉天恆和李耀見她們二人,聊得起勁,沒有打擾,二人走在一邊,悄咪咪的說了起來。

「可以啊!這麼快就要做父親了,不知道你們一個龍,一個蛇,會生出個什麼出來。」

對面的玉天恆,面上一僵,嘴角都在抽搐,若不是有涵養,怕是要破口大罵。

李耀這是在調侃他,武魂傳承中,也是有着優勝略汰的規則的,玉天恆的孩子,極大可能是藍電霸王龍武魂,有較低的可能會產生變異,只有極小的可能會傳承碧磷蛇武魂。

他心中忽然想到「如此一來碧磷蛇武魂豈不是要絕種?獨孤博豈不是要哭暈在廁所?」

遠在落日森林中的獨孤博,泡在冰火兩儀眼中,打了個噴嚏,嘟囔了一句

「是誰在惦記老夫……」

玉天恆反擊道

「我也想知道,你的金烏武魂和天使武魂,會生出個什麼出來?」

一旁在低着頭奸笑的李耀,啞然無聲,目光中亦是閃著思索的光芒。

他倒不是在想玉天恆所說的他和千仞雪後代,是什麼武魂,而是在想,以他們二人的實力和生命層次。

要用多久才能誕生後代!

他是金烏,是神魔,在他的記憶中,神魔孕育後代好像極難。

千仞雪的情況比他好一些,可依舊屬於那種極難孕育後代的生命。

如此結合的兩人,想要有後代,怕是……

「哎!」

李耀長嘆一聲,有些頹廢。

他聽到另一邊千仞雪和獨孤雁討論的就是後代的事,沒想到幾年不見,獨孤雁還學了不少的育兒經,正在向千仞雪兜售著。

而且千仞雪還學得很認真,目的如何,不言而喻。

這對他而言,可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不行,不能再讓獨孤雁給她傳輸奇怪的學問了」

心中一動,周身金光一閃,帶着四人,直接閃現出現在了藍電霸王龍大殿中,突然出現的四人,還引起了點騷亂。

大殿中,玉元震和幾個長老見到突然出現的幾人,目光中只有驚駭。

玉元震一個資深的95級封號斗羅,根本不知道,他們是如何出現在面前的。這若是用在戰鬥中,他都找不到抗衡的辦法。

這種不知道是速度還是空間類的手段,他沒有防禦的半點把握。

他心中一凸,看着來人!

「這難道是下馬威?」

李耀不知道,玉元震多想了,按部就班的打了聲招呼。

「玉宗主,好久不見了!」

玉元震花白的鬍子亂顫,大笑着,朗聲說道。

「歡迎聖子殿下,駕臨藍電霸王龍宗。」

他見旁邊站着的千仞雪,細細打量了番,背負着手,站在高台之上。

「你的樣子讓我想到了你的爺爺和父親,說起來,藍電霸王龍宗一直都是處於半隱世的狀態,我也只是見過他們二人幾面而已,卻記憶頗深。」

他的一身雖然波瀾不驚,卻也算見識豐富,幼時的他見過千道流的霸道,中年的他見過千尋疾的輕狂,而如今,這面前的少女,卻讓他看不真切。

「哈哈,看來我真的是老了。」

玉元震笑着從高台上走下,看着玉天恆說道。

「果然,未來還是要靠你們年輕一輩了啊!天恆,從此刻起,你便是藍電霸王龍宗的宗主了,希望你將藍電家族傳承下去。」

兩旁的幾個長老,面色有變,正要起身反對,猛然看到玉天恆身邊的李耀,彷彿想到了什麼,一個個坐了回去。

玉天恆被突如其來的任命搞得有些懵,看着玉元震將他帶到宗主的座位上,才緩過神來。

「爺爺,你這是做什麼?」

玉元震將想要起身的玉天恆壓回座位,沉聲說道。

「天恆,成為宗主是你的責任,你明白嗎?」

被玉元震那威嚴的龍目震懾的玉天恆,看着玉元震那蒼白的頭髮和密佈的皺紋,他的心一顫,鼻頭有些酸澀,想要哭出來。

他知道面前的老人,帶着藍電霸王龍宗,走到今日,做出了多少犧牲,付出了多少心血。他的確該擔負起自己的責任,讓這個老人安度晚年了。

這一天藍電霸王龍宗的新宗主繼位。

正如玉元震所說,未來是屬於年輕人的,這些老一輩的強者們漸漸的開始銷聲匿跡,新的一代開始成長了起來。onclick=”hui” 「秋柔,我現在在市裡,你跟小碧回家了嗎?」胡天笑著說道。

「回家了,你剛走我們就離開了。」電話里的宋秋柔說道。

胡天說道:「秋柔,你打個電話給你父親,叫他來山南一趟吧。」

「我已經打過電話了,他今天晚上就能到。」宋秋柔說道。

聽到宋秋柔這麼說,胡天點了點頭說道:「好,那我現在帶蘇靜雯回來。」

「這會不會不太好呀,她很想殺我的。」宋秋柔感覺有些害怕的說道。

「你放心,她跟我約定好了,現在的她只想調查清楚當年的事。」胡天笑著說道。

「好吧,你帶過來吧,我跟小碧和我公公他們說一下。」宋秋柔說道。

於是胡天又跟宋秋柔說了幾句,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等胡天收起手機后,旁邊的蘇靜雯說道:「怎麼樣?她是不是不允許我去她家啊?」

「你錯了,秋柔願意讓你過去的。」胡天有些感嘆的說道。

「不會吧,我對她那樣,她還願意讓我過去啊。」蘇靜雯驚訝的說道。

胡天點了點頭,說道:「是啊,秋柔是一個很善良的人,我不相信她父親會加害你父母。」

「就算她很善良,宋瀚海不一定善良的。」蘇靜雯臉色有些冷的說道。

聽到蘇靜雯這麼說,胡天知道,她還是在潛意識裡,把宋秋柔的父親宋瀚海,當成了害死她父母的兇手。

於是胡天也沒有再說什麼了,而是帶蘇靜雯去了周家。

很快,胡天就帶蘇靜雯到了周家。

周家的家主周大山,親自帶著周小碧在門口迎接。

因為宋秋柔今天受了驚,加上今天颳風,所以沒有出來。

其實周大山心裡也很驚訝,因為周小碧一回來就跟他說了今天發生的事,所以他趕緊推掉了手裡的工作,回家來處理這個事了。

他之所以帶兒子周小碧在門口迎接,是想以此顯示出周家對蘇靜雯的重視。

畢竟蘇靜雯差點害死了周家的兒媳,甚至是孫子。

這個時候,周大山看到胡天跟蘇靜雯走過來,他主動走向前,對蘇靜雯打招呼了。

「你就是蘇小姐吧。」周大山邊說,邊走過來向蘇靜雯伸出了手。

蘇靜雯沒有跟周大山握手,而是淡淡的說道:「我等宋瀚海。」

胡天說道:「外面風大,先進去吧。」

「是啊,宋老弟很快就會過來了。」周大山點了點頭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