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心聞言頓時喜上眉梢。

2022 年 11 月 13 日

「不過,我也要告訴你,一旦開始,修行可就沒那麼輕鬆了。」

「師傅,不必擔心,我已做好準備。」

「辛苦程度會超出你的想象。」

「嗯。」劍心重重點頭,一臉決意。

「跟我來吧。」比古清十郎不再多言,轉身去往瀑布的方向。

然而劍心卻是沒動,他扭頭看了看張弦,道:「師傅,一弦,請您也將……」

比古清十郎回頭,直接道:「我說過,飛天御劍流的傳人只會有一個。」

「可是……」

張弦聞言連忙打斷,他聽得出來劍心是想讓比古清十郎將飛天御劍流傳給他。

但張弦不想讓比古清十郎因此不悅,以免破壞他偷學。

所以他直接道:「先生,我不學。」

「一弦!」

張弦搖了搖頭,道:「規則就是規則,先生教我劍術,我已經很感激,不求其他。但我可以從旁去觀摩嗎,我沒其他意思,就是想看看飛天御劍流到底有多強,我不會偷學的!」

「我本身也沒不准你看。」比古清十郎道:「至於偷學,你想多了,飛天御劍流不是偷學就可以學成的劍術。沒我教導,你只會練傷自己,重則還會殘廢。」

這話是警告也是關心。

可一般情況下或許如此,但我有面板呀!

張弦絲毫不擔心自己學不會,只道:「是,多謝先生,我知道怎麼做。」

比古清十郎點頭不再多言。

且不說張弦是個懂規矩的人,比古清十郎也信他不會這麼傻為了偷學把自己身體搞得千瘡百孔。

而且說實話,如果張弦能憑藉偷學就把飛天御劍流學去,比古清十郎反而還想他試試看。

因為飛天御劍流就是有人教,也不是人人都學得會的。

天賦,毅力,缺一不可。

隨後,他轉身離去,二人連忙跟上。

一旁的劍心悄悄看了眼張弦,見張弦一臉喜氣,心中頗為不是滋味。

光看看就滿足了嗎?

劍心抿了抿嘴唇,悄聲問:「一弦,你真的不想學嗎?」

「說不想是假話,但飛天御劍流有飛天御劍流的規則,不能勉強。」

「可是,這只是規則,我可以求師傅改變的。」

「別。」張弦當即制止:「十幾代傳來下的規矩,怎能說改就改,別看先生那樣,他可是很注重傳統的人。」

「但……」

「好了,別擔心我,劍心。」張弦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就安心學你的,不要去多嘴,免得先生生氣了,連你都不肯教了,那就虧大發了。」

劍心沉默下來,張弦倒是一派洒脫。

但張弦越是這樣,劍心就越覺得不舒服。

他深吸了一口氣,也不多說,只下了決定。

如果師傅不肯教,那就他來教。

等自己學會了飛天御劍流,日後再悄悄傳授給張弦。

張弦還不知道劍心心裡已經下了這樣的決心,只滿心期待的想看飛天御劍流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二人來到瀑布旁,比古清十郎解下披風站到了水中,整個人的氣勢無形之間變得專註與威嚴。

「劍心,我現在為你演示飛天御劍流所有的劍技,你看清楚。」

「是。」

張弦和劍心頓時收斂心神,提起了十二分的專註。

隨後比古清十郎微微彎腰,猛地拔刀。刀鞘如同弓箭一樣飛射至遠處。

「飛龍閃!」

緊跟著而來的,就是眼花繚亂,讓人看不清的連擊。甚至因為快速揮舞都擾亂了空氣的流動。

張弦和劍心頓時瞪大了眼睛,若是被這樣的招式打中,只會變成碎肉吧?

張弦頓時想起了四年前那可憐的副首領。

「龍巢閃!」

緊接著,比古清十郎刀勢一變,來了一記挑斬,刀尖劃過水面,掀起了三米高的水幕。

「土龍閃!」

張弦心中大駭,光是刀尖都能做到這個地步?

之後,比古清十郎縱身一躍,由上而下一記猛烈的斬擊,頓時比古清十郎刀尖所向的位置紛紛炸開,水向兩旁飛起。

「龍槌閃!」

再然後,比古清十郎身體一旋,直接到瀑布前,一刀砍在瀑布上。

「龍捲閃!」

之後,左手順勢一推,瀑布發出一聲爆響,張弦清楚地看見瀑布被斬斷了一截!

「龍翔閃!」

「最後……」比古清十郎眼裡閃過一道寒光,對著瀑布以比龍巢閃的速度更快的出刀,瀑布如同炸裂一般,水花飛濺。

「九頭龍閃!」

比古清十郎念了一句,收刀。

只是他收刀的速度極快,以至於刀身都發出了嘶鳴,非常的刺耳,而且延綿不絕。張弦和劍心忍不住捂住耳朵。

「龍鳴閃。」

比古清十郎扭頭看向張弦和劍心。

「這就是飛天御劍流的全部招數。」

。PS:(不好意思,今天發的被屏蔽了,我拿草稿補一下,不要訂閱!)

「鼬!富岳!你們一家不配成為宇智波啊!」

宇智波秀的意識才從無盡黑暗中醒來,就發出充滿怨恨的聲音,滔天怨氣直插天際。

只可惜他的吶喊沒有在現實中引起任何波瀾。

在失去意識前那是一個被血色籠罩的

《從拳願開始莽穿諸天》第一章:新的開始 出來一趟收穫太多,讓艾倫感覺有些不真實。

當然,失去的也讓人痛心,老人的離去也讓艾倫對荊棘堡這座繁華的城市,一下子好像覺得有些陌生了。

夏爾與9名擁有管理經驗的矮地精被留在了荊棘堡中,他提交給艾倫的章程很繁瑣,花費整整一夜的時間,才幫艾倫解釋清楚了關於管理,需要注意的細節,以及如何防範貪墨等手段的制度。

艾倫也很大氣,夏爾他們雖然只是才加入部族,有些人艾倫甚至也才只見過2-3回面,但是出於對故去老師的信任,還有他老人家看人眼光的信重,艾倫當即決定,留下夏爾與幾名矮地精管理者,負責將村中的4間店面好生整備一番。

歸去綠野平原的隊伍很長,多了不少熟悉不熟悉的面孔,還多了一頭名叫小白的變異座狼,此時如同一頭家犬一樣,乖乖地趴伏在艾倫的腳下。

這頭小白,是想要晉陞利爪德魯伊的萊納斯飼養的寵物,也是他進階的觀察對象。想要進階利爪德魯伊,那麼萊納斯就必須要能自主變幻成一頭擁有完整形體的想得美!野獸,而這就需要萊納斯對變形對象有著深刻的認識,其中包括了變身對象的肉體結構、生活習性等等認知。

雖然名字叫做小白,可實際上這個名為小白的變異座狼體積可一點都不小,至少像萊納斯這樣一米3-4身板的矮子在它面前,剛好堪比對方四腳站立的腰身高。

所以,往常在學堂時,萊納斯都是把小白當做了自己代步的坐騎,每每騎著它往學堂一溜達,那叫一個吸睛啊,少不了有精靈小妹妹跑過來搭訕,很是讓萊納斯得意。

也正是因為捨不得這麼一個傢伙,萊納斯冒著被艾倫再次狠揍一頓的風險,固執地要把小白給帶回村裡去,否則他情願被艾倫打死在荊棘堡里。

按照艾倫以前的性格,對於部族沒有大用處的畜牲,根本不值得浪費糧食飼養,更別說像座狼這種只吃肉而不吃燕麥等農作物的猛獸。雖然,一頭座狼的實力不差,幾乎能抵得上一名5-6級的普通戰士戰鬥力了,更別說像小白這頭變異座狼,實力則更強一籌,幾乎能比肩一名普通8級的戰士。

可是想想要供養這一頭野獸,族裡每日還得專門去為它打獵至少一頭羚牛,花銷不可說不大。

但是在當日與惡魔數次交手之後,艾倫親眼看見過人類騎兵集群式衝鋒,所帶來的那種強大戰鬥李后,以前他那陳舊的思想著實有了些變化。

或許,飼養一批可以騎乘的坐騎,自己培養出一批騎士,也未必不是一條壯大部族的道路。

之前,艾倫與人類騎兵的交手時間很短,甚至可以說只是粗粗感受了一回對方的衝鋒威勢后,就因為狂暴之後的虛弱期而不得不避其鋒芒,飛也似地逃回了村中高牆,躲過了對方的追殺。可即便只是這短短的接觸,艾倫就已經深深感受到這種不以一人一騎的戰鬥力為考量的軍隊,所展露出來的那種震懾人心,彷彿沒有任何能阻擋對方衝鋒的威勢。

艾倫在萊納斯賴皮一樣的手段下屈服了,沒辦法,他總不能把這個浪費了族中無數資源的混賬玩意真一刀給砍了吧,好歹對方現在也有6級德魯伊的實力,每天也有了幾個神術位,當個自動恢復的治療道具也是不錯的。

小白實力不差,之前艾倫教訓萊納斯的時候,這玩意兒竟然還敢齜牙咧嘴地為它的主人抱打不平,艾倫自然不會讓一頭畜牲給威脅了,直接動手狠狠敲打了一番這玩意兒,直到把它打得嗷嗷直叫,四爪伏地像艾倫做出屈服樣。一番敲打,倒是讓艾倫試出了這座狼的實力,幾乎能頂得上一名族中低階精銳戰士的戰鬥力了,尤其是自己騎在對方的背上,它還能起起伏伏不斷掙扎,倒是一匹不錯的坐騎胚子,讓艾倫心中多了幾分想法。

綠野平原自然是沒有座狼這種大型野獸的,更多的是座狼的近親–草原土狼,一群身量不過一米出頭的中型野獸。

但是艾倫知道哪裡有座狼啊,綠野平原往南繼續走兩千多里,接近荒野中央平原地帶后,便有無數的座狼族群出沒其中。當初艾倫與薩魯兩人前往迷霧森林冒險時,第一次遇到的魔獸便是座狼進階變異的,現在艾倫都記憶尤深。

戰馬或許會更適合小部族初始建立騎兵,因為它們的消耗更少、也更容易馴養,但是艾倫想著既然要往這個方向發展,乾脆就一步到位地尋找更適合地精種的坐騎。

很顯然,在艾倫看來座狼比起戰馬而言,更加適合地精種作為坐騎。

原因很簡單,綠野部族發展至今,族中成員有了極大的變化,地精種三大分支中矮地精的數量逐漸佔據了族中半數以上的數量,且在可以預見的未來,矮地精的數量智慧越來越多。那麼,如何發揮矮地精的數量優勢,將他們整合成一支擁有一定戰鬥力的軍隊,這已經在艾倫的大腦中形成了一個問題。

此時驀然出現的座狼,算是給艾倫找到了一條不錯的出路:既然矮地精的個體實力較弱,那麼就給他配備一頭有這不俗戰鬥力的坐騎,以增強實力相對弱小的矮地精,這不就是一條出路嗎?

座狼的個頭,換做費曼世界其他任何智慧種群,或許也就只有矮人與矮地精,能夠將它們作為合適的坐騎考慮了。其他種群中即便是身材相對瘦小些的狗頭人、豺狼人,面對一頭腰身高度不過一米2-3的座狼來說,騎乘上去后拖著的兩條腿距離地面都不會太高。

更不用說座狼雖然平均體型遠超其他狼種,可仍舊有著狼屬的缺點,那就是它們的腰肢普遍都很瘦弱,算是狼屬的一個缺陷。這就意味著它們無法承載較重分量的物體長途跋涉,像矮人這種肌肉發達又喜歡裹著鐵桶一樣盔甲的人,騎上座狼要不了多久就能把座狼直接壓垮,更別說騎乘它作戰了。

也就是矮地精,身體分量相對較輕,即使穿戴上一套連體盔甲,也不會太影響座狼的奔行,短途作戰的話完全可以充分發揮座狼的衝刺力。

至於跟頭大猩猩一樣強壯得過分的大地精與熊地精,哪還需要薩滿坐騎啊,他們自己就跟一頭人型野獸般,真要集群式發起衝鋒的話,包裹上一層鎧甲的他們,完全可以媲美任何一個種族的騎兵軍隊。

當然,這是艾倫對於族群未來的幻想,真要能做到讓大地精、熊地精組成方陣發起集群式衝鋒的哪一天,艾倫恐怕就是死也瞑目了吧。

「萊納斯,你去把那個人類給我帶過來。」

過了雷霆鎮后,再往前走上兩日的時間,便將到達塔干沙幕的邊緣了,艾倫想到一件事情,然後便揮揮手示意一直躲著自己的萊納斯去做。

「好的。」

萊納斯最近可乖得很,每日里除了活動一下身子骨,餵養一下小白外,基本就躲在運貨的馬車上,裝模作樣地拿著幾本書籍、筆記學習著。

此時看到艾倫的吩咐,萊納斯脆脆地應了一聲后,便朝著隊伍前面好奇張望荒野景象的人類沃廉走去。

來時艾倫的隊伍並不大,除了自己與布希外就只有6-7名普通的大地精、熊地精勇士而已。但是歸去之時,艾倫的隊伍中卻是多出了將近40餘人,除去羅貝塔她們一行的8人外,還有艾倫從奴隸商會贖買來的三十多名地精屬與豺狼人。

之所以這次還採買了幾頭豺狼人,艾倫也是看在博班的部族損失慘重的份上,想著能填補填補他族人的數量。

很快,沃廉就帶著一臉討好的笑容,在萊納斯的帶領下,來到了艾倫面前。

「艾倫族長,您找我啊?」

沃廉並不知道艾倫此時找上自己為了什麼事情,但是想著自己有求於人,自然不能拂了人家的面子。

萊納斯找來了人後,正要轉身離去,艾倫卻把萊納斯給叫住了:「你等等!」

同時,艾倫從懷裡掏出一把鋒利的匕首,往萊納斯眼前一拋,慌得萊納斯手忙腳亂地把它接住,然後用不解地眼神看著艾倫。

「族長,這是……」

艾倫起身,帶著友善地笑容,走到沃廉面前,抬手拍了拍沃廉的肩膀:「我呢,現在有件事情想要請沃廉先生幫個忙。」

「艾倫族長您說。」

沃廉受寵若驚地應道。

「我想,借你的性命一用!!」

「咔嚓!!」

艾倫陡然變臉,輕拍沃廉的粗手再揮下去時,直接將沃廉的左肩給捏成粉碎。

「啊…………艾倫族長,你這是為什麼?」

沃廉猶自帶著不敢置信的眼神,憤怒、驚懼地望著艾倫,同時被艾倫控制住的身體不斷掙扎,卻怎麼也逃不妥艾倫那一雙如鉗子一樣的雙手。

「咔嚓!」

艾倫臉上很是平淡,輕輕掰斷了沃廉的右手、左腿、右腿,然後如同扔一個垃圾一樣,把沃廉丟在了滿是石礫的荒野地面上。

沃廉口中發出絕望的痛呼聲,引來了隊伍無數雙注視的眼神,羅貝塔等依從菲羅克老人遺願,歸附綠野部族的矮地精們,此時也帶著不可思議地眼神,看著這突然發生的一切,完全不理解艾倫這個熊地精為什麼會突然下這麼狠的手,行此兇殘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