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漳遠滿意的點點頭,他對這個兒媳婦一直都是滿意的,現在更是混的風生水起,怎麼可能不喜歡。

2022 年 10 月 27 日

「還有一件事今天過來想要跟伯父伯母商量。」陸夕寧坐了下來。

「是想要說婚期的事吧!你爸上次在電話里就有說了!你放心,一定讓你風風光光嫁進來!」

這番話讓陸芷月母女倆尷尬到極點。

「伯母,我今天來不是為了這件事,是為了和南翎解除婚約。」

「啊?什麼?」陳如媛突然愣住,看向自己丈夫。

「不是,夕寧,是怎麼了嗎?你不是很喜歡南翎嗎?怎麼突然…」

南翎也被嚇到,眼神落寞看著這個美輪美奐的女孩。

「不是的,這些年出國后…我才發現芷月很喜歡南翎,作為姐姐我認為妹妹的幸福很重要,而且我現在有工作要努力,想要先把重心放在工作上,我也不能拖住南翎追求他的幸福啊!」

這句話一聽沒有什麼毛病,可是仔細一想,就會發現是在說陸芷月搶姐夫,而且倆人私定終身。

陸芷月突然愣了,沒想到陸夕寧會來這一招。

陸宗澤「哈哈…親家,我今天來就是跟你說這件事的,額…前幾天我也得知我大女兒的心意,所以想要讓二女兒芷月跟南翎…」

南漳遠好歹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緩了一下「恩…這可和我們當初說的不一樣啊,南翎!你真的喜歡芷月?」

南翎坐在那裡十分尷尬,說不是的話就代表對陸芷月始亂終棄,畢竟之前對陸夕寧的態度不冷不淡,反而更親近陸芷月,所以這個情況只能說是了。可是…現在…突然有點不甘心…

南漳遠看得出自家兒子的想法,轉頭對陸宗澤說「咳咳,今天突然這樣說,讓南翎也沒有緩過來,或者過兩天再說吧!」

明顯的逐客令,讓陸宗澤三人也十分難堪,確實,是誰也會不爽快到嘴的肥鵝被一隻蚊子趕走了。

陸夕寧率先起身「真是很不好意思,我還有工作,就先走了,伯父伯母保重身體,有空一起吃頓飯吧,再見!」

從始到終,都未曾看南翎一眼。

路過陸芷月的身旁,對著顫抖的陸芷月輕聲說了句「喜歡我送給你的禮物嗎?妹、妹。」

便笑著離開了,無論是來還是離開,陸夕寧都顯示出大家閨秀的氣質,和陸芷月作秀的感覺完全不同。

無論怎麼模仿,陸芷月都是一支喇叭花,是比不上一朵嬌艷美麗的玫瑰的。

南翎也站在那裡看著女孩離去的背影,一臉不舍和不甘全被陸芷月收進眼底。

陸芷月顫抖的握緊拳頭,指甲也深深陷入肉中。 時鳶很難以置信,自己竟然會睡得那麼沉。

她平日里一向淺眠,除非累極了,否則周遭稍微有一點兒動靜就會把她給吵醒的。

然而今天她竟然在外面睡得那麼熟,還被一個媽媽的異性朋友抱回來,她就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沈悅見到時鳶這副糾結的模樣,眼神微微閃了閃,多少有些心虛。

從她的內心出發,時鳶是被她的生父抱回的卧室,其實很正常,但兩個當事人都不知道,這就有些怪怪的。

商衍是聽命於她,所以讓幹什麼就幹什麼,特別乖,倒是苦了時鳶,心裡一定很不舒服。

哎,這都怪她!

沈悅正在心中自責著,時鳶已經好心態的自己把那件事翻篇兒了。

「媽媽,現在幾點了?是不是已經時間很晚了?」時鳶問道。

「嗯,該吃飯了,商衍叫了外賣,已經到了,就等你了鳶鳶。」沈悅拉著她起來,母女二人一起來到了餐廳。

看到餐桌上的餐食,時鳶就知道,這所謂的外賣,絕對不是她們平日里吃到的普通的外賣。

果然,桌上擺放著的,全都是五星級酒店專供的菜肴,哪怕是裝在一次性的餐盒中,也都是色香味俱全,再加上送來的路費,這頓外賣可是價格不菲啊!

「商叔叔,讓您破費了。」時鳶倒也不矯情扭捏,客套了兩句,便坐下來欣然享受起了這頓豐盛的晚餐。

沈悅對女兒的反應並未感到意外,商衍心甘情願一擲千金,時鳶只是被捎帶的那一個,她完全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美食。

吃過晚餐,時鳶獨自一人出去消食散步,把空間留給沈悅和商衍。

沈悅看著自己女兒孤單的背影,眉心一個勁兒地皺,「商衍,你明天就離開吧!」

「為什麼?」剛喝了一口茶,趕忙咽下去的商衍激動地站了起來。

「你一個大男人,住在我們兩個女人的家裡,成何體統!」沈悅板著臉,一副很認真的模樣。

商衍想了想,自己一個單身男人,住在人家母女家裡卻是不大合適,於是道:「那我找人把旁邊那個破院子收拾出來?」

「你夠了,商衍!」沈悅忍不住喝止道,「你今年三歲嗎?老大不小了,應該懂得及時止損,再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也是徒勞。」

商衍卻目光深邃,緊盯著沈悅哪怕被歲月蹉跎也仍舊美麗的臉龐,「花花,我這輩子唯一想娶的人,就是你!娶不到你,我就會一直追逐你的腳步,永不停歇。」

沈悅撇撇嘴,「還真是歲數大了,想結婚了?」

商衍認真點頭,「不瞞你說,這麼多年,我的身邊出現過無數的異性,國內外的都有,可是再沒有一個人能入我的眼。因為我的初戀太優秀,以至於後來我想說服自己將就都不能。」

「哦?你別告訴我,你是想說,你這二十多年都沒再談過戀愛了。」

商衍這樣的男人,身邊再沒有過女人?打死沈悅都不相信。

然而,商衍忽然抬起手鄭重發誓,「我發誓我這輩子就只有過花花一個女人,若是欺騙花花,天打五雷轟!」

沈悅在心裡微微震驚,真的……如此嗎?

。 滔天的殺意,形成猛烈的波動撞擊在每一個強者的身上。

到了此刻,他們即便一開始不是抱著擊殺徐真的心思來的,現在也勢必要與徐真不兩立。

各大世界的強者,絕非只有軒轅康姬長夜等人,那隨行的隊伍之中,強者如雲,不負大世界之名,望著徐真召喚出來的一干強盛之力,已經顧不得驚訝,不戰則死,誰都知道如何選擇。

「徐真,你太狂妄了。你以為這裡是什麼地方?你以為各大世界的強者都是土雞瓦狗,任你宰殺之輩?」

吞天蟲王一聲暴喝,巨大的蟲族本體幾乎瞬間幻化而出。身為主宰一個大世界的強大種族,吞天蟲族的可怕不止是在外形上,。

本體一經幻化而出,一張巨嘴幾乎上唇搭天下唇接地,呼吸之間那迸發而出的恐怖之力讓眾人都感覺到心悸,彷彿那一張嘴乃是吞噬一切的無底深淵,一旦被吸入其中便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而隨著吞天蟲王的動作,各大世界的強者都是同時顯露自身威能。數萬道強大氣息匯聚在一起,迎擊徐真的法相分身等等之力。

但是,他們終歸還是小看了徐真這個表面看起來只有大聖巔峰的人族。

三十個分身,每一個都是巔峰的徐真。除卻華夏世界的力量無法施展之外,徐真所會的一切靈法神通,分身都可以完美釋放。

姜潮的身邊,那名被姜山派遣而來的姜家強者,眼看著大戰已經爆發,冷笑一聲,便是一飛衝天,向著世界寶樹的樹冠而去。

而姜潮同樣並沒有參與到這場戰鬥之中,姜家要做的,已經在一步步開始實現。

他現在只需要站在戰鬥範圍之外,等待著其他兄弟的到來,等待著姜山的出現。

偌大的大明光無量山,到處都是血液迸濺的場面,死亡的吶喊,殺戮的恐怖,只是片刻,這裡彷彿成了人間地獄一樣。

龍辰手持八部浮屠,真就成了佛陀一般的存在,一句阿彌陀佛,便是有著一名強者被八部浮屠籠罩其中,隨之度化,成為龍辰的打手。

而徐真的八大法相更是恐怖非常,數百丈的身軀,被徐真各種靈法神通增幅之後,他們的力量已經達到黃帝巔峰,沖入人群之中,如同八尊殺戮機器,每一次的攻擊都要帶走許多強者的性命。

更不要說三十尊分身了,即便是玄帝,單對單碰上分身,都是打的極為勉強,稍不留神甚至還有可能殞命分身的手中。

八大世界的強者,越打越是心驚,越打越是害怕。他們如何也想不到,一個徐真,竟然擁有如此可怕的力量,與寰宇為敵,僅此一人。

姜潮作為看客,並沒有保持多久。徐真的一個分身,幾乎是在擊殺掉幾名黃帝之後,立即鎖定了姜家眾人。

這姜潮境界只有黃帝巔峰,在這個大明光無量山中甚至排不上號,但他是姜家之人,在徐真的眼中已經屬於必死之人。

「徐真,你還想殺我?」

感受到分身強烈的殺意,姜潮感到不可思議。

「我不是想殺你,而是必殺你。不止是你,你們整個姜家氏族,都要淪為這場討伐大戰的亡魂。」

分身冷笑一聲,雙手一拍,周身鼓動其足以撕裂空間的靈氣波動,數百種道韻加身,讓分身的力量瞬間突破五十萬界,相當於玄帝境界。

而這種力量還只是肉身之力,如果施展靈法神通,那所爆發出來的威能,無法想象。

姜潮的身後,姜家之人一共十六人,均是黃帝境界。

這樣的陣容,幾乎完全不被分身看在眼中。當日在混亂星地,徐真面對上百名黃帝的聯手,依然如入無人之境。

今日分身面對這十七名姜家黃帝,自然輕而易舉,誰也無法阻止殺戮繼續。

「少爺,此子好張狂,讓姜力上去撕碎了他。」

一名姜家黃帝自告奮勇,但是話音剛落,人頭落地,沒有任何徵兆。

分身徐真手持一柄青鋒,施展著裴旻的劍術,只以劍氣便殺敵千丈之外,氣勢如龍,恐怖非常。

鮮血迸濺了姜潮滿臉,那腥熱的血液讓他的雙瞳為之一縮,旋即怒火衝天,一聲大喝,全員沖向徐真。

「殺,給我殺了他。」

分身徐真冷笑一聲,青鋒在手中耍出劍花,形成一朵朵如同青蓮一樣的劍氣蓮花,瞬間射向姜家眾人。

「我徐真要殺的人,誰敢活!」

青蓮劍氣掠過姜家眾人,姜潮身為巔峰黃帝強者,幾乎是瞬間察覺死亡,強行扭轉身軀,極力躲避的同時,眼**現的一幕,便是姜家眾多強者,同時人頭落地的畫面。

害怕、恐懼、慌張。

等等一切驚恐的情緒瞬間爬滿他的心頭,倒飛出去的同時,他明白了一件事情,徐真可怕,超乎他想象的可怕。

「姜斌,快激活寶樹法陣。」

姜潮一聲咆哮,人影瞬閃十里之外。但他的身形還沒有站穩,那青色的蓮花已經來到他的身前。

啊!

嘭。

一聲巨響,兩股劍意瞬間炸開。

「二哥,你沒事吧?」

姜潮望著來人,心中頓時大鬆了一口氣:「虛度,徐真太可怕了,他現在宣戰了八大世界的強者,一人之力,殺戮著所有強者。」

姜虛度瞥了姜潮一眼,眉頭微皺:「飛星,姜嵐你們看著二哥,前去寶樹核心,幫助姜斌激活法陣。」

姜虛度說罷,提劍迎擊追擊而來的分身徐真。

他望著場中所有的戰鬥,也是感到不可思議。這根本就不是討伐徐真的大戰,而是徐真單方面殺戮的現場。

劍意在姜虛度的周身流轉,與分身徐真還未碰面,劍氣已經鎖定分身徐真的氣息,隨著他一劍刺出,天邊一聲驚雷,一柄巨大藍色巨劍從天而降,直奔分身徐真而去。

「姜虛度,你來的正好。」

分身徐真,就是徐真。可以說,只要徐真願意,這三十個分身都可以是他。

所以在見到姜虛度的那一刻,他立即想到泡泡拜託他的事情,手中青鋒頓時劍鳴衝天。

面對從天而降的巨大藍色巨劍,分身徐真一聲低喝,劍意劍氣劍勢以及圓滿劍道都在此刻同時迸發。

「劍聖二十七—流刃天。」

分身徐真一劍轟擊,天色當即呈現繽紛之色,如同攪動的氣色漩渦,那瞬間形成的猛烈的劍意,將姜虛度的藍色巨劍頃刻撕碎。

然後,所有人都感覺到天,彷彿成了分身徐真手中的劍,散發著可怕的氣息,降臨在他們的頭上。

「姜虛度,你的死期到了。」

~~~

獨孤冷傲一副冷若冰霜地模樣不屑地看著眼前已經缺失一臂的軒轅康。

「如果你是大哥前來,冷傲或許不是對手。但你,與我為敵,只有死路一條。」

軒轅康止住斷臂處的血流,陰森一笑:「嘿嘿嘿!就憑你也配讓我大哥露面?你以為斬斷我一條手臂,就能左右戰局了嗎?」

聞言,獨孤冷傲如同看待白痴一樣看著軒轅康:「你的雙眼看不清如今的局勢,你們的聯盟對於徐真而言,不過一群烏合之眾。我不要做什麼,但有人想死,我必殺之。」

「獨孤兄,徐某答應你,每殺一人,我便給你大帝靈液一萬斤。至於能夠得到多少,你自己看著辦。」

徐真陡然響徹的聲音,瞬間拉扯著獨孤冷傲的戰鬥慾望。

資源,太重要了。

一條命,一萬斤大帝靈液,這是他夢寐以求的買賣。

「軒轅康,我改主意了。」

獨孤冷傲一聲低喝,人未動,劍意已經籠罩軒轅康。

至於牛魔王等人,那更不要說了。他們未曾離開自己的世界,就已經是威名赫赫的強者。雖然在混亂星地那樣鳥不拉屎的地方待了很久,可是他們的戰力卻是穩步提升著。

如今,成為徐真的混天戰團,十幾種戰團技能一經施展,他們的戰力遠勝尋常黃帝巔峰,殺戮的血花不斷地在他們手中綻放。

「阿飛,要不要比一比,看誰殺的多。」

張永順已經解決了易劍兒,對於修鍊易大師完整的劍訣,張永順的劍術可以說,在玄帝之下,少有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