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安子一樣,姬震也同樣早就得到了自家少爺還有家主姬承宗的認可。

2022 年 10 月 24 日

「既然查不出來就算了,只是有些可惜不能與他一較長短!」姬長空隨口說道。

「我覺得少爺您也沒有必要再理會他!」姬震說道,

「固然三年前他能與少爺您並肩,但三年的差距也是不爭的事實,而且他如今依舊是蚩奴之身,就算他公冶鴻再如何厲害,現在也不可能是少爺您的對手了!」

「嗯,那就由他去吧!」姬長空的表情很平淡,轉而問道,

「家族還沒有確定與我和長發,一起參加大比的最後一人嗎?」

「確定了,是姬潤少爺!」

「哦?竟然是他……」

……

兩日後,也就是進入紫極殿的當日,於內城中央處的言明堂中,五大家族的五位家主均皆在座。

其中自然包括公冶家家主,公冶琛南!

他於昨晚出關,對於最近發生的事已經全然了解,不過看此時坐於堂中的狀態,似乎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

公冶琛南是一個留有大片鬍子的中年男子,樣貌剛毅,雙目如電,只是坐在那裏就有一種磅礴大氣自然流露。

「蕭兄剛才所說的,你們蕭家第三個人選清風,據我所知,應該是你那位不成器的兒子,於邊地回來之時新收的一個隨侍吧!」古家家主古劍君不無惡意的說道。

原來,就在剛剛,五位家主先後報出了各家參加大比的三個人選,他們的分別是:

姬家的姬長空、姬長發和姬潤;

蕭家的蕭婉婷、蕭聚賢和清風;

古家的古政、古文先和姚偉;

戈家的戈思蓉、戈青和於大年;

公冶家的公冶望、公冶朝文和公冶蘭!

整體看來,以蕭家的實力最弱,因為蕭婉婷三人的實力都在凝器境,而其他四家或多或少都有破極境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戈家第三人於大年,正是聖劍書院打進挑戰塔第九層,三人中的最後一人!

但最讓其他四位家主關心的,卻是蕭家頂替蕭逸的人選,清風!

雖說蕭逸平日裏的行為很是乖張,但他的實力其他幾位家主還是心中有數的,否則先前也不會以「逃兵」的名義將蕭逸踢出大比。

而古劍君暗含嘲諷的話,自然也不是無的放矢,畢竟先前他們古家的古文進,可差點死在清風的手上。

「古兄的消息倒是靈通的很吶!」蕭楚雄不為所動的笑道。

「哼!我看你們蕭家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什麼樣的人都敢往家族內招收!」古劍君這話說的就有些過了。

見此,不等蕭楚雄發作,姬家家主姬承宗便開口笑道:

「呵呵,古兄這是玩笑了,據我所知那叫做清風的小傢伙,可也是個天賦驚人的小子呢!前幾日於中城樂斗場中,可是接連擊殺了兩個對手,其中還有一個是已經凝鍊出武器的人。最重要的是,這個叫做清風的小傢伙,似乎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就能一絲不差的學會對手的招式,呵呵,若不是天賦上乘,斷然不會有此能力!」

此話說完,其他幾位家主的表情並沒有任何的變化,顯然對於此事他們心中都有數。

這也表示,對於王城內的一些事,五大家族各有其監控手段!

當然,樂斗場中小輩們之間的事,幾位家主是不可能在這言明堂進行討論的,但對於當時清風的表現,五位家主心中都有自己的看法。

說白了,就算天賦驚人,也不過是個剛剛進入凝器境的小子,連武器都還沒有凝鍊出來,何以在大比中佔據一席之地!

因此,古劍君也是心中不爽,故而出言諷刺一下蕭楚雄。

這時,戈家家主戈鬆開口說道:「既然各家都已經確定了人選,那麼今日進入紫極殿的十五人便就此確定了!不過……」

說着,將目光轉向蕭楚雄笑道,

「既然今日已經有十五人進入紫極殿了,那麼蕭兄是否考慮一下讓蕭逸進入的時間錯開!」

「逸兒的進入會對其他人造成影響嗎?」蕭楚雄頭也不抬的說道。

「呵呵,紫極殿中各有機緣,相互之間怎會有影響!」戈松笑道。

「既如此,又何需多言!」蕭楚雄依舊淡淡的說道。

聞聽此言,戈松笑而不語。

蕭逸進入紫極殿的資格,屬於正常規矩,其他人自然不能說什麼,戈松之所以提起,也不過只是試探一下蕭楚雄的態度。

因為他覺得,蕭楚雄很有可能在接下來的幾天,找到一個讓蕭逸重新獲得參加大比的理由!

古劍君和戈松的言語,顯然是有些拿蕭家作為針對目標了,而且之前幾家聯合聲討蕭逸的事,也早已證明了這一點。

所以,蕭楚雄又怎會不進行反擊。

「各位,我想關於外面的一些傳言,大家都有所耳聞吧!」蕭楚雄忽然說道。

此言一出,其他四位家主分別露出了不一樣的神色,不過都是轉瞬即逝。

「他與我公冶家再無瓜葛!」公冶琛南淡淡的說道。

但蕭楚雄他們卻是都看到了,公冶琛南那緊握了一下又鬆開的雙手。

「呵呵,公冶兄誤會了,我並沒有這個意思!」蕭楚雄笑着看了在場的四位家主一眼,繼續說道,

「想來幾位對於傳言中的真假都有判斷,那麼不知各位對此有何看法?」

「蕭兄有什麼話不防明言!」姬承宗說道。

「倒沒什麼,只不過我最近忽然想到了一種可能而已!」

「什麼可能?」

「呵呵,我在想,倘若三年前他公冶鴻是被陷害的,那麼三年後的回歸,又是為了什麼呢?」 冷言從外面進來,一眼就看到二老,他連忙走過來跟二老打招呼:「爺爺奶奶,你們來了。」

「阿言,能見到你,真的是太好了。」老太太激動得聲音都有些顫抖,剛剛聽慕雪說是一回事,如今聽到冷言叫她奶奶,又是另一種感受了。

「爺爺奶奶,我見到你們也很高興。」

「好孩子,苦了你了。」

「沒事,一切都過去了。」

「說得對。」

歐陽老太太抹了把淚:「你小叔他們若是知道了,肯定高興壞了,自從你失蹤后,你小叔一直在派人找你,只是他一直沒找著。」

提到這個,慕雪和冷言不禁有點內疚,早知道早點告訴他們了,也省得他們擔心這麼久,還有小叔,還派人去找,一直都沒有放棄,這是真正疼愛慕雪,才會如此用心。

「對不起,我應該早點回來的。」

想到自己的那點心思,冷言都覺得不好意思,他一直只想着自己毀容了,不敢回來見慕雪,卻不去想,在乎他的人,在找不到他的日子裏,到底有多擔心,是他任性了。

「沒事了沒事了,奶奶理解你。」歐陽老太太安撫地拍了拍他的手。

「謝謝奶奶。」

「傻孩子。」

……

傍晚的時候,慕雪等人才帶着慕慕,一齊朝牡丹園走去,黃藍得知宴會不在金茶園舉行,不禁有些失落,她還以為能吃上慕慕的生日蛋糕呢。

臨走前,慕雪好像看出了小丫頭的心思,溫聲道:「小藍,我讓廚房做了一個很大的蛋糕,一會兒你跟大家一起吃。」

黃藍頓時就高興了:「謝謝慕總,你對我真的太好了。」

慕雪忍不住揉了揉她的頭髮:「一個蛋糕而已,不用客氣。」

黃藍感動得說不出話來,她沒想到,慕總連她這個小人物的感受都考慮到了。

她看着慕雪的背影,輕聲道:「慕總,我會好好保護你和小主人的,日後,無論遇到什麼危險,我黃藍就算是拼了命,也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們。」

慕雪並不知道,她只是讓人做了一個蛋糕,就能讓小姑娘感動成這樣,吃貨的世界,就是這麼單純。

慕雪等人來到金茶園的時候,大部分人都到了,大家都給慕慕準備了禮物,慕慕收禮物收到手軟了。

他在一大堆禮物中來來回回地走,一會兒看看這個,一會兒看看那個,高興得手舞足蹈的,表情很是生動。

冷晨給慕慕買了一輛兒童電車,慕慕可以坐在上面,大人只需要拿着遙控,就可以操控那輛車。

慕慕很喜歡那輛車,冷晨就抱着他坐上去,慕慕坐在車上,感受到車子的屋子裏移動,高興得手舞足蹈。

他坐在車上,在大客廳里來來回回地行駛,玩得不亦樂乎。

冷錚給慕慕買了一個望遠鏡,慕慕坐在電動車上,拿着望遠鏡看着坐在客廳里被放大的人,樂得咯咯直笑。

就在慕慕玩得不亦樂乎的時候,冷宏拿了一塊金磚過來,他笑眯眯地把金磚遞給慕慕:「來來來,我的好侄兒,看看五叔給你買了什麼。」

慕慕看了一眼那金燦燦的一個大方塊,不感興趣地轉向一邊,繼續玩望遠鏡去了。

冷宏一臉懵逼:「怎麼回事?這小子竟然不喜歡金子?小六,看來你兒子以後不是經商的料哦,都不愛財。」

冷言嘴角狠狠抽了一下,都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這二貨,一個一歲的孩子,懂什麼金子?真是服了。

慕雪好笑:「五哥,你怎麼會想到給慕慕送金磚的?」

這送禮送得,可真是太有創意了,像個暴發戶一樣。

「弟妹,我跟你說,我這塊金磚可不是一般的金磚,這金磚上面刻意慕慕的名字和歲數的。我都想好了,以後慕慕每年過生日,我都送他一塊金磚,將來,他可以用這些金磚砌一面牆擺在他房間,想想就覺得很氣派。」冷宏覺得自己的想法,實在是太有創意了,他都忍不住佩服自己。

朱錦嫻聽到兒子這話,只覺得她家兒子的智商,也不知道是遺傳了誰,她都不想認這個兒子了,太丟臉了。

給一個小孩送金磚?還砌牆?除了這種二愣子,誰想得出來?

慕雪差點沒忍住笑出聲來,她忍着笑,點了點頭,附和道:「嗯,的確很氣派。」

冷宏頓時就樂了:「還是弟妹懂得欣賞,不愧是出色的女總裁。」

冷言都不忍心打擊他,金子還需要欣賞嗎?這東西,有錢就能買到啊,還創意呢,簡直沒眼看。

大家聽了冷宏的話,都忍俊不禁,給慕慕打造了金鎖的歐陽老太太,不禁若有所思,一年一塊金磚的話,什麼時候才能砌一面牆?她是不是該給慕慕多加幾塊金磚?

大家坐在一起,熱熱鬧鬧地吃了晚飯,晚飯過後,又推出一個五層蛋糕,大家一起,為慕慕唱生日歌,場面很是熱鬧,大家臉上,都洋溢着歡喜的笑容。

慕慕不懂什麼生日不生日的,但是,大家的快樂也感染到了他,尤其是他還收到了玩具,他一整晚,都是樂呵呵的,尤其是在吹蠟燭的時候,他興奮得手舞足蹈。

宴會一直進行到十點,大家才陸陸續續散去。

冷言抱着慕慕,和慕雪一起,慢悠悠地往回走。

慕雪看着天空,輕聲道:「阿言,今晚月色真美。」

冷言偏頭看了她一眼:「不及你美。」

慕雪好笑:「你真是時時刻刻不忘誇我。」

「當然,我老婆本來就美,該誇。」

慕雪:…… 江龍做了決定之後,卻沒有立刻行動。

他轉身看向了身後站著的童童和可兒,說道:「童童,可兒,可以先讓子璇姐姐升到王級九境嗎?」

這就是江龍一直都沒有給她們升級的原因,要不然之前給子璇升上王級八境,應對起那隻厲害的王級地下喪屍相對會輕鬆很多。

現如今,童童和可兒的等級已經不算低了,之前一直忙著戰鬥,江龍還沒有時間查看一下她們升級之後的變化。江龍還挺希望她們能夠出現一些自己的想法,雖說喪屍小姐姐們從來不會抱怨,或者埋怨江龍,但是江龍還是願意和她們商量或者安慰她們一番。

江龍說完這些之後,就看到童童和可兒一起點了點頭。

江龍分別抱了抱她們,隨後就將兩隻王級第五境界合在了一起,得到了一隻新的王級第六境界的女喪屍,然後再同江龍之前就有的一隻王級六境合併在了一起,就有了一隻王級第七境界的女喪屍。

他直接就把這隻王級七境的女喪屍放進了子璇所在的專屬格子中。

子璇立刻升入了王級第八境界!

江龍又把那隻壯碩的王級地下喪屍放進了子璇的格子,讓子璇升入了王級九境。

如今的子璇,距離高位王只有一步之遙!

不知道為什麼,升入王級九境的子璇,看起來好像變得哪裡不太一樣了。

但是江龍也說不明白究竟是哪裡不一樣。

連續不斷的戰鬥,讓江龍已經連續半個月都沒能休息過了,現在已經不單單是精神略顯疲憊,連他強壯的身體已經開始感到疲憊了。江龍現在就想把事情搞定之後,趕緊回到地面上,好好睡上一覺。

這片地下空間里的空氣實在太差了,並不是說氧氣含量不充足,主要是這裡的空氣是真的有毒,因為空間之中充斥著大量岩漿之中釋放出來的氣體,不僅難聞而且有毒,憑藉著江龍的身體強度,雖然這些有毒氣體隊友他來說一點影響也沒有,關鍵就是難聞!

而且這些喪屍身體上散發出來的味道也很難為,想想就能知道這裡原本有著好幾千萬隻喪屍。各種各樣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就能知道有多難聞了。

「還是先回地面再說!」

江龍想。

現在還有一些工作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