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世眾多的模擬經營類遊戲,免費下載免費玩,然後賣道具賺錢,這是有個前提的。

2022 年 10 月 26 日

那得是網路遊戲。

你一個單機遊戲,就你一個人玩,買道具幹什麼,裝逼給誰看?

而且還有一個致命的問題,哪怕有人腦子抽了,願意買單,他也找不到渠道給錢。

這個年代,可沒有什麼網上支付的方式,他總不可能給你郵寄匯款吧。

雷君感覺有點迷糊。

陳總一會說免費可以賺錢,一會又說免費不能變現。

好話歹話都是他在說,能不能給個准信?

「陳總,免費這個路子到底行不行啊?」

「世界上沒有一把萬能鑰匙可以開所有的鎖,也沒有一味藥包治百病,得具體問題具體分析。」陳飛揚說道:「要是你僅僅學會一個招式,就想打遍天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雷君有些鬱悶,以為自己已經從陳飛揚那裡學會了新的賺錢思路,但現在卻感覺自己是學廢了。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最新章節、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藺暖年、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全文閱讀、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txt下載、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免費閱讀、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藺暖年

藺暖年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重生九零:麻辣嬌妻惹不起、金牌經紀:大佬都是我的崽、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

。 鄭樂樂無奈,只得準備離開,但還沒有轉身,就看到一個人站在自己的身後。

「鄭小姐。」

鄭樂樂看過去,就看到楚瑜嫣穿著一身紅色的羽絨服,頭髮剛好的紮起來,還夾了一個大大的波浪卷,腳上踩著紅色的皮鞋,整個人光彩照人的對著她招了招手。

再看自己,因為今天要出門,深咖色的長褲,白色的羽絨服,頭髮也是隨便扎著,全身上下就沒有什麼值得可圈可點的地方,一看就能看出來孰優孰劣。

而楚瑜嫣看著鄭樂樂的眼神更是淬了毒一樣,她原本是去酒店找鄭樂樂的,卻看到鄭樂樂往出走,便讓司機直接開車跟著鄭樂樂,沒想到鄭樂樂在這棟大樓下站了半天,最後被攔住沒進去,她才下車開口。

只是,即使這麼一臉樸素的穿著,也沒有掩飾得住鄭樂樂那容貌姣好的臉,就這麼素顏朝天的模樣,竟然一點也不難看,這讓刻意化過妝的楚瑜嫣怎麼可能不嫉妒。

楚瑜嫣很快整理好了情緒,朝著鄭樂樂走過來,挽住她的胳膊。

「好巧,既然遇到了,我們一起去逛街吧。」

鄭樂樂原本想要拒絕的,可是楚瑜嫣沒有給她絲毫的機會,拽著人就朝一旁的王府大商場進去。

那自然的姿態,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兩人是關係多了好的閨蜜。

而實際上,兩人前一天晚上才第一次碰面。

這是北市目前最大的商場,主要經營的就是一些國內高端,和國外進口的品牌,楚瑜嫣看著鄭樂樂的視線,帶著隱晦的挑釁。

楚瑜嫣帶著鄭樂樂指了其中一個店面。

「我們去那看吧。」

鄭樂樂只是掃了一眼品牌的名字G&Y,是一件男士中年奢侈品牌店,有些詫異的看向楚瑜嫣,「你是要給長輩買禮物嗎?」

楚瑜嫣露出詫異的神色,她原本就是隨手一指,像鄭樂樂這種鄉巴佬,跟著自己進去之後,還不是分分鐘露怯。

但是沒想到,鄭樂樂竟然會對G&Y有所了解。

看來這個鄭家為了培養鄭樂樂沒少下血本啊。

「對啊,給蕭爺爺蕭叔叔和蕭言哥哥買一點禮物。」

鄭樂樂一臉疑惑,開口問道,「江小姐沒有爸爸和爺爺嗎?」

鄭樂樂話一說完,楚瑜嫣的笑容頓時掛不住了,手微微的攥緊拳。

只當這個鄭樂樂是蠢的,沒想到這一開口就諷刺自己放著自己的父親不孝順,去孝順別人的父親。

「當然不是,怎麼會忘記我爸的呢。」

說著就要拽著鄭樂樂往進走,「那樂樂呢?要不要給誰買?」

既然敢讓她丟臉,那她就不客氣了。

鄭樂樂想了想點頭,既然來了,給爸和外公蕭爺爺以及蕭叔叔舅舅二叔都要準備禮物,擇日不如撞日,可以多選一點。

等進了G&Y名品館,楚瑜嫣輕車熟路的挑選了兩個皮包和一條皮帶,都是送給蕭家人的,最後又給自己的父親選了一個價錢最低的領帶,就全部選購好了。

就這些東西下來,也有小五千塊錢了,將王素雅給她的零花錢,和自己攢下的錢花的差不多了。

「小姐,您選好了嗎?我這就去給您打包。」

楚瑜嫣一進店裡,服務生就知道楚瑜嫣是一個大主顧,從頭服務到尾巴,現在還殷勤備至的問。

但是對鄭樂樂,卻是愛答不理的。

最後還是一個新來的服務生見鄭樂樂一個人孤零零的不好看,才走了過來。

「小姐,請問您要看些什麼。」

楚瑜嫣卻已經湊了過來,看了一眼價位,有些擔心的問鄭樂樂。

「樂樂,這裡的東西是不是有些太貴了啊,要不要咱們去別家再看一下?」

跟在楚瑜嫣身後的服務生卻直接嗤笑出聲。

「切,買不起就別進來啊,進來假模假樣的,裝什麼大頭蒜呢。」

楚瑜嫣眼裡閃過一抹得意,但嘴上卻是斥責的朝著服務生。

「你瞎說什麼呢,樂樂哪裡像是沒錢的樣子。」

服務生從上到下打量了鄭樂樂一圈。

「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子的窮酸勁,哪裡像是有錢的。」

服務生為了楚瑜嫣答應的那筆消費,是把那些難聽、諷刺的話,一點沒客氣的往鄭樂樂身上砸。

鄭樂樂看著兩人一唱一和的表情,臉上的表情卻沒有變。

她沒有反駁那個服務生的話,而是將視線看向剛才主動和自己的說話的小職員身上。

「把你們這裡最值錢的東西拿出來吧。」

新來的服務員有些詫異的看著鄭樂樂。

「客人,您確定嗎?我們這裡最貴的東西,可都要上萬了。」

在97年,通貨還沒有膨脹的時候,在一個月的工資還只有幾百塊錢的時候,萬元戶已經進入有錢人圈的時候,一萬塊錢,可能是一家人好幾年的生活費。

鄭樂樂卻是面不改色。

「拿吧,沒事。」

這下不光是諷刺鄭樂樂的服務生,就連楚瑜嫣都有些詫異,難道鄭樂樂真的能拿出這麼多錢來?

可是以鄭樂樂的家庭條件怎麼可能掙得了這麼多錢,那麼這麼錢是哪裡來的不言而喻。

一定是蕭言給鄭樂樂話的。

簡直太可惡了!

不過,沒有哪個男人是會喜歡不懂的節制的女人。

「哼,大話說不會說,那也要買得起才行。」一旁的服務員看的眼熱,這要是真的生意做成了,光提成都得多少,可比她能拿到手的消費多好幾倍。

新職員心砰砰跳的很快,總覺得這是自己的一次機會,她不顧同事的冷嘲熱諷,將所有價值最貴的皮包.皮帶甚至還有幾塊名品表。

「這幾款都是全球限量款,全華國就都只有這幾款,尤其是這兩塊表,全世界都只有十塊。」

鄭樂樂的眼睛一下子就放在了那兩塊手錶上。

錶帶是真牛皮的,一個黑棕色的,一個純黑色的,而錶盤上甚至有碎鑽的點綴,看上去低調奢華,十分的大氣。

而鄭樂樂更在意的是這兩塊表的價值。

G&Y原本在奢侈品牌行業里打出了自己的名氣,想要一舉進入奢侈品男女式手錶界,但在G&Y做出了一批高檔手錶。。 另一邊,徐凌正在駕車前往一處偏遠的廢棄工廠,計算著自己該什麼時候出現救下韓歆雲。

這時手機電話鈴聲響起,徐凌剛想接聽發現電話就被掛斷了。

他先是一愣,隨即很快猜到是韓歆雲在求救。

發生危險的第一反應,韓歆雲居然不是打電話給身手高超的保鏢蕭銘,而是徐凌,足可看出徐凌在韓歆雲心裏的地位遠遠超過了蕭銘。

雖然之前韓歆雲還心灰意冷的離開,但改變不了她對徐凌好感度高達七十多的事實。

「這女人,就是死鴨子嘴硬,這個電話倒是打得好,省的我找其他借口。」

徐凌有些無奈,要是韓歆雲性格沒那麼強硬,他攻略起來絕對要容易很多,壓根用不上什麼霸道總裁的路線。

說起來,小說劇情里好像沒有韓歆雲打電話求救的劇情,殺手王婷在一瞬間就制服了韓歆雲。

想到這裏,徐凌的心情變得有些凝重起來,看來由於他這個反派的變化,劇情走向也有了一些不同。

今天如果不是好感度足夠高,韓歆雲肯定會打電話給蕭銘,屆時不僅徐凌錯過提升好感度的機會,還會提升韓歆雲對蕭銘的好感度。

……..

琛寧市邊緣地帶,某廢棄多年的工廠。

一輛商務平治車停在一間廠房外,王婷從中走出,還背着昏迷不醒的韓歆雲,

她背着韓歆雲走進廠房,其中有兩名相貌陰翳冰冷,衣着極其簡樸的中年男人。

王婷走到一名額頭帶疤的男人面前,隨手把韓歆雲扔在地上,面帶尊敬的說道:「乾爹,我把人帶過來了。」

被王婷稱作乾爹的疤面男人點了點頭,並未多說什麼。

反倒是坐在不遠處,尖嘴猴腮的黃T恤男人拍了拍手,笑眯眯的說道:「小婷婷很不錯嘛,做事乾脆利落,很有干我這行的潛力。」

王婷聞言神色有些尷尬,她撇了眼地上的韓歆雲,小心翼翼的說道:「乾爹,之前抓她的時候,我一個不小心讓她打出了電話,但、但是還沒打通的時候我就掛斷了,她打電話的人沒有備註,也不是110…」

啪!王婷話沒說完,疤面男人狠狠一耳光扇在她臉上,潔白的俏臉頓時多了一個五指印。

王穎當場被扇飛出去,倒在地上口鼻溢血,這一掌的分量真不是蓋的。

「我教過你多少次,做事不要留任何遺患!這個女人身份不簡單,你知道她打電話求救的人有多少能耐?說不定一通未接電話就能直接找到這裏!」

疤面男人怒目圓瞪,身上恐怖的氣勢當真是能嚇哭小孩,令人手軟腿軟。

黃T男見狀嘆了口氣,打着圓場說道;「海哥,小婷婷畢竟還年輕,咱倆在她這個年紀還不知道在幹啥呢。況且一個電話而已,小小的琛寧市還有人能留住我們?」

疤面男人冷哼一聲,看向不遠處的王婷,說道:「做我們這一行,要是連抓人都做不到完美,她活不過一年。」

其實他沒說錯,韓歆雲打這一通電話看起來微不足道,但還真就給他們帶來了殺身之禍,即便他們註定要死。

王婷捂著小臉龜縮在一旁,嬌軀瑟瑟發抖一句話都不敢說。

疤面男人隨後走向了昏迷不醒的韓歆雲,又是狠狠一巴掌扇在美人的臉蛋上,想要強行催醒韓歆雲。

黃T男人不由無奈,說道:「海哥,你還真是一點都不憐香惜玉。」

疤面男人沒理會黃T男人,見韓歆雲還沒醒,大拇指按住韓歆雲的人中,終於是疼醒了韓歆雲。

「你、你們…」

韓歆雲面色虛弱,意識還有些不清醒,看起來是王婷的那針針劑的藥效還沒過去。

只見疤面男人掏出一把手槍,朝天打了一槍,槍聲頓時響徹了整個廠房。

韓歆雲神色驚恐,意識清醒了不少。

能在管制嚴格的華夏擁有槍械,對方的來頭明顯不是幾個小混混那麼簡單。

疤面男人將槍口對準了韓歆雲,陰惻惻的笑道:「韓小姐,我也不多廢話,交出你們公司新款化妝品的秘方,再留下五千萬贖命。」

「現在我給你五秒鐘考慮,5…4…」

疤面男人根本不給韓歆雲反應的時間,直接開始了倒計時。

韓歆雲神色驚恐卻一言不發,像是被嚇傻了。

「1!」

倒計時完畢,韓歆雲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可疤面男人並沒有開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