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穎深深看了一眼柳席,而後直接轉身離開,身為曹家妖女,無疑是極為驕傲的。

2022 年 11 月 8 日

對於自己盯上的目標,可從未想過放棄。

柳席有些詫異,第一次覺得曹穎,或許不是在開玩笑,而是真的將自己當做目標。

小醫仙挽著柳席的手臂,二人一同朝著門內走去,以一個女人的直覺,非常認真的說道:

「少爺,曹穎姑娘好像沒有說假話哦,若是真的像她說的,成了丹塔巨頭,還願意一心一意侍奉少爺的話,正好幫助少爺掌握丹塔之力。」

柳席眼眸之中閃過一抹詫異,小醫仙還是這麼善解人意,道:

「再說吧,曹穎我勸過,也不知道這次怎麼就認真了,以往我是不太喜歡這種類型的。」

「大哥!」

一聲驚喜的聲音傳來,而後一道嬌小的身影跑來,直直撲向柳席。

小醫仙不再糾結曹穎之事,俏臉浮現一抹淺笑。

「少爺,你走之後,不久紫妍就摸了過來,也是好久不見了。」

紫妍已經撲進柳席懷裡,柳席笑了笑,揉了揉紫妍的腦袋,道:

「嗯,我們在丹界之中已經見過了,而且紫妍可幫了我大忙了,對了,熊戰兄弟也出來了吧。」

紫妍這才鬆開柳席,仰起頭看向柳席,得意一笑,道:「那是當然,就丹界的殘破空間,怎麼可能困住我。

而且,我這次來可是有備而來,知道大哥想要搞三千焱炎火,所以我特意從族中長老身上,拓印了一份龍印。

三千焱炎火曾被我族捕捉過,可惜那時太過弱小,就將三千焱炎火給放了,不過留下一道龍印方便以後收服。」

柳席看著紫妍一副「沒想到吧,快來誇我」的表情,柳席也沒想打擊紫妍,畢竟紫妍是用心替自己考慮的。

要知道,自己最不怕的就是異火這類靈體,以自己現在的靈魂力量,足以壓制的三千焱炎火抬不起頭。

柳席目光柔和,溫聲道:

「真是多虧紫妍了,有紫妍準備的龍印,我百分百可以收服異火。」

聽見柳席溫和的嗓音,紫妍撓了撓頭,訕訕道:

「也沒大哥說的那麼好,還是有麻煩的,通過龍印收服三千焱炎火,其實也是一個角力的過程。

大哥贏了,當然可以收服三千焱炎火,若是輸了,就有大麻煩了……」

小醫仙蹙眉,有些擔憂的說:

「竟然這麼危險,紫妍還有其他辦法嗎?」

柳席反倒絲毫不擔心。

「沒事,我相信紫妍,既然給我準備了,肯定就是最好了。」

「大哥。」

紫妍一臉感動,說著就要拉著柳席進屋,道:

「大哥跟我來,我現在就給你種龍印……」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池舒寧和她身旁的男人都十分警慎小心,即便溫喬認出她了,她還是不吭聲,就算是笑倆聲也是笑得陰惻惻的,聽不出本音。

估計是怕她身上帶了什麼錄音裝置,不愧是在她手底下吃過虧的女人。

過了會兒,外邊進來幾個大漢,溫喬眼神立即變了,眼底出現一絲慌亂。

這場景,顯而易見,池舒寧分明是想讓這幾個大漢把她輪了!

溫喬有心理潔癖,對待屬於自己的東西,比如謝嶼,被別人碰了的話,她心裏會特別不舒服,這個心理潔癖作用也包括自己,如果她自身被外人給碰了,她自個就能把自個逼瘋。

池舒寧不愧是池舒寧,一如既往的心細如髮,這麼個隱蔽的弱點都能被她找到,或是誤打誤撞。

溫喬勉強讓自己鎮定,看着幾個大漢緩緩向自己逼近,她稍微揚聲道:「池舒寧,我勸你冷靜!你今天要是讓這麼人動了我,謝嶼不會放過你的!」

池舒寧又笑了倆聲,還是那樣刻意陰惻惻的笑法,沒出聲叫停。

一名大漢手掌伸過來了,溫喬嫌惡的偏開臉,心底第一次翻騰起滔天恨意。

等她今天從這裏出去,她一定要弄死池舒寧!

「嘿嘿,小娘們,陪哥哥好好玩玩,害什麼羞啊?」

「這娘們長得真白,手感一定不錯。」

「臉也好看,身材也好,嘶!」

幾個大漢口無遮攔的討論著,手掌要扯上她衣服,溫喬往後蠕動,試圖逃避,其中一個大漢一下子就拽住她頭髮,偏頭吐了口痰,罵道:「臭娘們你跑什麼跑!陪我們幾個是你修來的福氣!」

溫喬冷了臉,陰沉沉的看他們,警告道:「你們今天要是敢動我,以後就一定會沒命!」

他們頓了頓,隨即倏地給了溫喬一巴掌,罵罵咧咧著:「敢威脅老子!你算老幾?老子今天非要幹了你不可!」

他邊說邊解著皮扣,其他幾個跟着淫笑,幾人將她圍起來,溫喬透過這些人間的縫隙往上看着,見上邊那倆人還是站着那裏,眼神興味的瞧著。

她緊蹙起眉,一邊往後蠕動,警惕的看着眼前幾個男的,「你們放我走我可以給你們錢,別人給多少我給雙倍!」

「呵,老子不要錢,老子今天就是要干你!」他說着,一把將溫喬拎起來摁牆上,要去撕她衣服。

這時,外邊突然傳來槍響聲,還有車輛開進來的聲音,上邊的倆人總算有了動靜,他們互相對視一眼,當機立斷匆匆往後門跑,溫喬倏地鬆了口氣。

「你們僱主已經跑了,要是你們不跑,你們就只能被賣掉頂罪。」她冷聲提醒。

不是她好心,她是怕這幾個大漢要挾她威脅外邊的人,她寧願人跑調,反正她記住了這些人的樣貌,之後要想找到並不難。

可她沒成想到,這些人聽見她這話,眼神立即兇狠的瞪了她片刻,隨即抽出一把大刀往她身上砍,溫喬及時歪了下脖子才躲開了,只划傷一層皮,鮮血汩汩的往外涌。

「老李!你幹什麼?」其他人看得目瞪口呆,他身旁的一位連忙把他拉住,作勢要搶走大刀。

被喚作老李的人面容猙獰,「她看過我們的臉,她今天必須死!」

「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外邊的腳步越近,老李瞥溫喬一眼,丟下大刀,跟着其他幾名大漢奔向後門方向。

可惜那兒早就有人堵住,他們一過去就人攔下,幾個回合下來,這些大漢被壓在地面上。

其他幾個大漢估計這會兒在心底埋怨死試圖把她宰了的大漢了。

溫喬同樣躺在地上,聽見有個腳步急切的向她衝過來,隨即是謝嶼一張煞白的臉,眼眶紅著,裏邊蓄著淚,手顫顫巍巍的去捂她的脖子。

她朝他笑了笑,安撫道:「沒事,只是劃破點皮。」

男人驚魂未定,臉色變了又變,「老婆,你要嚇死我了。」

他聽見屬下的人報告說是跟丟池舒寧了,他立即意識到不對勁,派人去找溫喬,順着線索一路找到這裏,剛下車就瞧見他老婆大人躺地上,身底下淌著血,鮮紅一片分外刺眼,那一瞬間,他心跳都嚇停了。

謝嶼給她鬆綁,揉着她手腕,拿紙巾給她擦掉脖子上的血,露出挺長的一條傷口,但不深,血流了會兒就凝固了。

他還是覺得很多氣,陰森著臉看那些被警察壓走的大漢,「池舒寧呢?」

溫喬懶懶的掀眼皮瞅他一眼,說道:「跑了。」

男人冷哼了聲:「她跑不了多久!」

他能把對方送進牢裏一次就能送她進牢裏第二次!

這話的意思便是記恨上池舒寧了,溫喬喜見樂聞,她仰頭在男人嘴角落下一吻,笑道:「你來得很及時,是我的英雄。」

謝嶼猛地心悸,低垂着眼瞅了瞅,還是止不住心底的高興,把她緊緊的抱在懷裏。

警察過來讓倆人上車,溫喬身上除了手腕腳腕和脖子,就沒別的地方有傷了,這些傷口都不重,不需要專門跑醫院處理,於是就直接去了警局做筆錄。

到了警局,溫喬坐在椅子上,謝嶼在旁邊拿着棉簽給她擦傷口,溫喬不疾不徐的配合警方調查。

「除了抓到的這幾個男的,還有倆個人,一個男人一個女人,本來是站在上面,你們來了他們就跑了。他們戴着口罩和墨鏡,我沒看清楚臉。」

筆錄做得很快,溫喬一個被綁架的,無從得知太多信息,只能將希望寄托在抓到的那幾個男人和大廠附近的監控上。

可惜警察一通審問過後,沒能得到多少信息,這些大漢也沒看清楚他們僱主的臉,他們說他們的僱主是男的,其他的一概不知,大廠周圍沒有監控,是一片樹林,那處地方本就廢棄已久,一般都沒什麼人往那兒過去。

溫喬本身對警方沒報多大希望,聽到這些消息倒也不喪氣,點點頭表示知道了,準備離開時遇見了許久不見的郭警官,對方顯然還記得她,瞧見她時眼眸倏地亮了一下。。 第1193章化形蟲族來襲

「小空間,這些黑衣人都是什麼玩意兒?」

小空間看向外面,道:「它們不是人,而是上古蟲族!」

上古蟲族竟然已經能化形了?

花琉璃暗暗咋舌。

「蟲族化形很困難,況且它們已經狂化,小心!」

不管是動物還是人,一旦狂化都變得麻木且愛殺戮,是很好的殺人『武器』。

小空間隨後又道:「不過這些狂化的蟲族對你們來說可謂是大補之物。」

吃蟲?

花琉璃搖頭,螞蚱這些她還能接受,要是那種大肉蟲她實在接受不了。

見她一臉抗拒,小空間解釋道:「笨死了,這種狂化的蟲族體內都有內丹,你們可以吞噬它們的內丹來增強修為。」

花琉璃聞言呼出一口氣,嚇死她了。

她還以為要生吃蟲子來著。

「小蟲蟲,既然你們打我孩子的主意,乾脆就將命留下好了。」

說完揮手間將桃子猴哥以及狼妖小沫等全放出來。

讓他們自由攻擊蟲族。

桃子變回原形,大口朵頤。

猴哥自然也不能落後,原形之下,雙拳揮動的虎虎生風。

狼妖則為了保持自己帥氣逼人的面貌,只是單純的用武力跟法術攻擊。

一時之間,上古蟲族的黑衣人身陷水深火熱之中。

暮光城的其他人修士見狀,一個個也加入戰鬥,他們剛開確實有些慌,沒想到讓那些蟲族殺了不少人類修士。如今得了喘息機會,自當不能落後。

經過一番混戰,蟲族傷亡慘重,他們雖不知疼痛喜歡殺戮,卻也害怕死亡。

在同族死亡高達百分之八十時,灰溜溜的開啟瞬移陣法跑了。

「娘親,這是我從那些蟲子身上找到的珠子,感覺裡面有很強的能量。」

「這東西對你有好處,自己留著當零嘴吃。娘不要!」

「就知道娘最好了。」

猴哥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珠子,道:「桃子妹妹,我把這些珠子送你,以你現在的修為還是太弱雞,以後要抓緊時間修鍊,莫要丟了咱們凶獸的臉面。」

桃子:「……」

剛剛那股感激之情隨著猴哥的話音落地而蕩然無存。

她修為跟犼比起來雖然低,但也不是弱雞好伐?

「我是不會感謝你的。」

說完氣哼哼的將猴哥手裡的珠子一把奪過來。

「等有機會我再為你找些東可以提升修為的東西。」

身為舅舅,他理應對侄女好點兒。

花琉璃喊他猴哥,桃子喊花琉璃娘親。

自己可不就是桃子的舅舅?

花琉璃:「不過說來也怪,這些蟲子怎麼會突然攻擊這裡?」

以她對蟲族的了解,它們不該這般沒有腦子才是。

「媳婦兒,這些事就別想著了,如今你身懷有孕,平時就呆在家裡好生歇著。有什麼事兒為夫衝上前就是。」

花琉璃點頭,沖紅蓮業火招招手,對方喜滋滋的飄到她面前,最後化作一道紅光沒入眉心。

桃子跟猴哥等人也被花琉璃收進了空間,然後看著一臉討好的眾人道:「各位,蟲族如今膽大包天,我們夫妻二人見不得暮光城成為一片廢墟,這才出手,若有受傷的,大可來雅馨居領一粒療傷丹藥。」

。 「閣老,您怎麼斷定,誅殺董卓之後,西涼軍一定不會謀反呢?」

城外的西涼軍在御林軍統領的指揮下,十分順從的接受着收編。

這讓一身縞素的楊芳很是驚奇,心中對這位來歷神秘的嚴閣老愈發的敬畏。

最近幾個月里,楊芳親眼見證了眼前這個老者的神奇手段。

不管是幫着自己那命薄的父親登基當上皇帝,還是幫着自己謀划玄武門之變,還是誘騙董卓入長安,然後殺之收編他的軍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