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奉覺拿出一疊畫像,遞給了葉湛,「你看看,有沒有合眼的。」

2022 年 11 月 3 日

葉湛收斂起酸澀的心情,隨意翻了翻那疊畫像。

只見每一張畫像上都是女子的小相,旁邊還寫上了名字,年紀,以及出自各門各派。

葉湛終於察覺出什麼,蹙眉:「陸掌門,這是何意?」

陸奉覺笑道:「這些都是和我五蘊靈山交好門派的小姐,以及傑出女弟子,既然你不能去除七情六慾,如果有喜歡的,可以與你結為道侶,既能疏解慾望,也能練那雙修之術。」

離傾早知道陸奉覺要說讓葉湛找道侶之事,沒想到師兄那個老不休竟然說話如此不懂迂迴婉轉,不由一口茶嗆在了喉嚨,咳嗽不止。

葉湛卻像被火燒了一般,將小相塞回了陸奉覺手裏,冷聲道:「我不要道侶,掌門請收回吧。」

「這不是什麼難言之事。」陸奉覺說,「我們修真界並不是人人如你師尊一般清心寡欲,一心問道的,大部分人還是逃不過紅塵紛擾,我派除了我與你師尊,其他幾位長老也是有道侶的。」

葉湛心情越來越酸澀,飛快地說:「陸掌門放心,從今以後我不會再做那事,我……我不需要道侶。」

五蘊靈山弟子,如果有了道侶,就要搬出五蘊靈山山門,師尊是趁機想趕他離開落九天吧。

離傾看葉湛都快羞愧而死了,於是好心開解他。

「乖徒兒,七情六慾人之常情,平常心看待,話本子裏都說如你這般大的男子,大抵都會做你那日做的事,你們的不同之處,只不過是你被旁人看了去,沒什麼好羞恥的。」

陸奉覺一梗:「離傾,你成天都聽些什麼話本子啊!」

離傾懶洋洋道:「那說書的老頭說什麼,我便聽什麼。」

陸奉覺深呼吸,才平靜了心情,對葉湛說:「既然你師尊都這樣說了,你便放寬心吧。」

葉湛抬頭望着陸奉覺,咬牙,堅定道:「陸掌門,我不想要道侶。」

陸奉覺還想說什麼,離傾站了起來,「掌門師兄,你輸了,我說了我徒弟不解風情,肯定不會接受的,給錢吧。」

陸奉覺嘆氣,拿出一袋金豆子,扔到了離傾手裏。

葉湛一愣。

原來找道侶之事不是師尊提出來的,於是心情終於緩和了幾分,又小心翼翼地看向離傾,未想離傾也正在看他。

視線對上,離傾掂了掂金豆子重量,似笑非笑道:「乖徒兒,你真爭氣,以後為師發財致富都靠你了。」

兩人御劍,一前一後回到落九天後,葉湛正想和離傾說上兩句話,哪知方才還笑顏以待平靜平和的離傾,臉色驀然變了。

見小白在蓮池裏冒出一雙圓眼睛,偷偷看着兩人。

離傾施了個術法,一層藍色的靈氣將她團團包裹。

那靈氣藍球在蓮池裏滾來滾去,小白急怒的聲音傳出來:「女妖怪,你幹什麼,我什麼也看不到了,啊,聲音也聽不到了。」

離傾嫌小白吵,又朝着那靈氣球施入一道靈氣,小白的聲音也驟然消失了。

「小白妹妹,你怎麼了?」

銅鏡的聲音從離傾卧房裏傳出來,它正要出來看看怎麼回事,「砰」的一聲,半掩著的房門頓時嚴絲合縫地合上了,門上籠起了一層淡藍色靈氣。

銅鏡撞了撞門,發現門紋絲不動,急道:「主人怎麼了,你……」

「閉嘴,好好在屋裏待着,別出聲,否則看我怎麼收拾你。」

果然,落九天頓時萬籟岑寂。

靜得葉湛能聽到離傾急促的呼吸聲。

離傾坐在院中的石凳上坐下,一拍石案,才重重道:「葉湛,你給為師跪下。」

離傾雖然一肚子火氣憋得都快爆炸了,還是記得給葉湛留足了面子。

。 「我說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沒良心?好歹同事一場,我們送送你又不會少了你一塊肉。」黃華兵冷冷說道。

許林聽到這話,頓時就有一些哭笑不得,心想着我在給你這個小子製造機會呢,你居然還在這裏嫌棄我,有沒有搞錯啊?

真的是有夠不識趣的!

許林搖了搖頭,說道:「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只不過,何必這麼傷感呢?是不是?以後總還會見面的。」

見許林居然態度這麼堅決。讓眾人都是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說他無情吧?

好像也不是。

說他不無情吧,可是你看看他現在乾的事情,算什麼呢?

沒有再多說什麼。許林又是和雷克森說了幾句話,轉身就朝着門外走去。

反正許林不需要帶什麼,畢竟他的空間壓縮手環在,需要帶什麼東西?

洛維恩也是跟着一起走了出來。

兩人都是相對無言,一直沉默著走出了武衛局后,許林才淡淡開口問道:「她呢?」

洛維恩反應過來。輕聲說道:「在家。」

她是誰,指的是林雪。

在家,指的是他們現在所住的地方。

「回去一趟?」許林扭頭看了一眼洛維恩,問道。

洛維恩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兩人回到住處,來到了林雪的房間門,然後許林就看到了林雪的門板表面上居然繪畫着一個玄奧的陣法,散發着一種封困的氣息,這讓他有一些驚訝,這洛維恩,居然連陣法都會?

「小玩意而已,困困人還是可以的。」見許林朝着自己望來,洛維恩面無表情地說了一聲,說着的同時,又是迅速的結印,撤去了門外的陣法,然後打開門,走了進去。

進去后。許林發現這房間裏面也有陣法,而且限制在了床的那一邊,而林雪就在那一邊。

此時此刻,林雪早就已經醒過來,正着急地看着陣法,似乎是想要破解陣法。

林雪這時候也聽到了聲響,目光望了過去,頓時精緻的俏臉上驀然一變,因為她看到的是許林和洛維恩。

洛維恩淡淡開口說道:「你醒了。」

許林看着林雪。也是一臉平靜,不過沒有說話。

「放我出去!」林雪冷冷地說道。

「你覺得可能嗎?」洛維恩淡淡回應。

「你這是在玩火,洛維恩!」林雪幾乎是咬着牙,怒聲說道。

「他玩火不玩火不知道,但是我們很清楚,你背叛了我們,背叛了寒霜市。」許林平和地說道。

「我沒有!許林,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憑什麼說我們背叛了!」林雪怒道。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來這裏的原因,」洛維恩在這個時候開口了,「如果不是因為我們還相信你有什麼理由,現在你早就已經是死人了,不是嗎?」

林雪冷哼一聲,寒霜著俏臉。冷道:「想殺,那就殺吧!我是不可能會告訴你的!」

林雪聽到洛維恩這句話,又哪裏會不清楚前者所說的話的意思?所以很直白的表達了自己的想法。

「你就算不說,我也知道,你們是妖族的人,不是吧?」許林淡淡一笑。

林雪的臉色驀然一變,怒聲吼道:「胡說八道,我可是人類!怎麼會和妖族為伍?許林,你不要含血噴人!我就算是再怎麼做事。也不可能破壞掉自己的原則和底線?」

「你的原則和底線,就是拿寒霜市數十萬人口的性命來冒險?」洛維恩冷冷地出聲問道。

林雪面色再度一變,咬着牙說道:「我沒有。而且,事情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糟糕。」

許林微微皺眉:「事到如今,你還想要負隅頑抗嗎?」

「總之我是不可能告訴你們的!」

「那你就在這裏呆到死吧!」

兩人離開了房間。不理會林雪的怒吼。

關上房門,設好陣法,許林看着洛維恩,洛維恩的臉上也是露出了無奈的神色,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許林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她就交給你了,一旦你需要什麼幫助,我會馬上趕過來的。」

洛維恩點了點頭,旋即又是猶豫了一下,方才出聲問道:「剛剛在武衛局的時候,你為什麼沒有跟雷克森說林雪的事情?」

「沒必要。更何況,跟他說了,他反而會更危險,這樣挺好的。」許林笑了笑,說道。

「你擔心林逸楠會去找他?」洛維恩很快想到什麼,問道。

「總之。這邊,就靠你自己多上心了,」許林看了看自己手錶上的時間,輕聲說道,「我該離開了。」

他和大雁已經約好了時間,在機場見面。

「你以後還會回來嗎?」洛維恩輕聲問道。

「會吧。」許林的回答,有一絲不確定的語氣。

洛維恩聽到這話,就知道,很有可能,許林是不會再回來了,除非是發生了什麼意外。

不過,他也沒有強求,只是認真的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保重。」

「你也是。」

……

「已經完事了?」

機場里,大雁看着從入口走進來的許林,開口問道。

「恩,已經全部都解決了,」許林點了點頭,旋即應了一聲,然後撇了一眼他身後不遠處站得數十個黑衣人,有些無奈地說道,「我說,大雁哥,你這陣勢未免也太大了吧?不過是回個家而已,不用那麼隆重吧?」

大雁聽到這話,頓時臉上露出了一絲意外之色,說道:「誰跟你說要回台都了?」

「what?不是吧?你,你沒有在開玩笑吧?不是回台都?」許林頓時瞪大了雙眼,一臉不可思議,「那去哪裏?」

「你該不會忘記了當初答應我的事情吧?」大雁淡淡開口。

「你不會是說,要讓我現在去中東吧?」

「你覺得呢?」看着許林一臉驚恐的樣子,大雁淡淡說道,「開玩笑的,走吧。」

旋即,他就轉身,不再理會許林。

許林心累,這樣玩人真的好嗎?能不能成熟點啊?

狠狠在心頭鄙視了大雁一番后,他才回過頭看了一眼外面,而後輕嘆一口氣,低語道:「寒霜市,再見了。」

。 女人一時錯愕,繼而笑了,她拍拍一一的手,語氣中透著一股發自內心的輕鬆。

「別擔心,我沒事?從一開始我就反對他們辭退你,這一切都是他們自己整出來的問題,怪不到,再說了,從一開始我就想過離開,對於他們的態度我從來不在乎,只是與你共事挺開心挺輕鬆的,可惜了……」

「沒事,以後有緣說不定我們還會一起共事。」

明明自己只是隨口一說,為的是安慰她,可她自己反而有些期待了。

「確實,畢竟你老公……」女人話剛要說到重點就被突然出現的聲音打斷了。

「一一,吃早餐。」

平常他和她說話都是溫柔細語的,就算是叫自己吃飯也都是走到身邊叫,可今天他居然一反常態,站在老遠還大呼小叫的,嚇了她一跳。

一一明顯察覺到了不對勁可有搞不懂到底不對勁在哪。

她沒懂,但不等於她身邊的女人沒懂。

「萍姐你吃早餐了嗎?要不要一起吃點?」

「不用了,你慢慢吃,我先回去了。」說著女人就拿著包包起身。

一一連忙拉住了她,「別啊,留下來一起吃頓飯再走嘛,再說了,我還沒帶你好好參觀參觀呢。」一一生怕她走,小手死死的拽著她的手腕,扭頭看向遠處的楊昭霖,「霖」

「王小姐,就聽一一的留下一起吃個飯吧,等一一用完早餐讓她帶你到處逛逛。」

「對啊對啊,萍姐你就答應……」一一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眼巴巴的瞅著她,彷彿在說她不同意,自己就一直抓著不鬆開她。

女人遲疑的點點頭,一一不確定的反覆確認了兩次,證實對方答應留下來。

一一這才鬆開她,跑到餐廳坐到餐桌前,接過楊昭霖遞來的筷子。

「慢點吃,王小姐既然已經答應了留下來,就不會突然反悔離開,你在這麼狼吞虎咽,我現在就安排司機送她離開。」

楊昭霖看著她誇張的吃相,生怕她噎住了,連哄帶威脅的警示她,幸好效果不錯。

一一放慢吃東西的速度,二十分鐘后解決了一半了東西,摸摸自己的肚子,抱著楊昭霖的手臂撒嬌,「老公,我和寶寶肚子都吃的圓了,真的是吃不下了。」

楊昭霖抬起大掌揉揉她的小腦袋,目光柔和,眼底透著寵溺,「好吧,我來解決。」

一聽到此話,某人立刻歡喜的湊過親了他一口,「謝謝老公」拉著不遠處的王萍離開。

「萍姐,前院你來的時候應該已經見過了,我帶你去看看我們家的後院吧,」她熱情的為對方介紹自家後花園的布置,以及所種的花的種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