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11 月 5 日

《少年摸骨師》第42章天蛛草 隨着康娜的飛行,他的仙人體感知覆蓋的範圍越來越廣,漸漸地籠罩了整個河之國。

忽然,數十道強弱不一的的氣息出現在大筒木·多樂的感知中。

「是砂忍!不過沒有染上河隱村那些人的血腥之氣,應該是過來打探情報的。」

在大筒木·多樂的視野中,出現了數十名砂忍的身形,看他們行進的方向,目的地顯然也是河隱村。

果然,河隱村被滅,砂隱也被驚動了。

大筒木·多樂從數十名砂忍中的氣息中感知到,最強者也不過是精英上忍的水平,便失去了興趣。

如果有影級強者的話,或許會引起他狩獵的興趣。

但只是一名精英上忍,兩名普通上忍以及幾十名中忍和下忍,他則完全沒了狩獵的慾望。

在如今實力大概成為影級之後,影級之下,已經不被他放在眼中了,他現在想要的,只有找一個影級強者打一架,試試自身本事。

大筒木·多樂沒有理會砂忍,繼續搜尋着那些罪魁禍首的氣息。

嗯?

忽然,大筒木·多樂眉頭再次皺起,在砂隱的後方,又出現了十幾道不弱的氣息。

當看清那些人的身份時,大筒木·多樂眼神陡然變得凌厲起來,口中吐出一道冷漠的聲音。

「根!」

沒錯,出現在大筒木·多樂面前的正是被團藏派來執行任務的根部成員。

大筒木·多樂眼神凌厲,望着十幾名根成員吊在砂隱的後方。

既然已經派我來調查河隱村被滅的真相,為何又派來了根?

團藏這個老銀幣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大筒木·多樂心念電轉,決定先不理會他們,先觀察一波,一邊關注著根的動向,一邊搜尋着千代那群人的氣息。

與此同時,吊在砂隱後面的根,其中一人開口說道:「砂隱果然來了河之國,我們現在分成兩隊。

一隊去尋找大筒木·多樂,確認他的位置。

另外一隊繼續跟着砂隱部隊,想辦法偷襲殺死幾名砂忍,然後把砂忍向大筒木·多樂引去。」

隨後,十幾名根成員分成了兩支小隊,其中一支改變方向,前去搜尋大筒木·多樂。

這一幕,都落在了大筒木·多樂的眼中,他此刻隱約明白了這些根成員的打算。

「想讓我和砂隱鷸蚌相爭,你們根最後坐收好漁翁之利嗎?」

真是打得好如意算盤。

團藏果然還是團藏,只會躲在暗地裏使用各種陰謀詭計。

大筒木·多樂冷笑一聲,他雙手結印,分出一個影分身,從空中跳了下去。

「還是讓我來做這個漁翁吧。」

看見大筒木·多樂召喚出影分身跳了下去,波風水門和玖辛奈紛紛以為偵測到了敵人,手中開始結影分身之術印,想要跟隨着大筒木·多樂一起下去。

「阿樂,是不是發現毀滅河隱村那些人了?」

「不是,我發現了一些有趣的東西,你們別下去,等我找到那群兇手會告訴你們的。」

大筒木·多樂連忙制止兩人的打算,人太多容易打草驚蛇,他一個人剛好方便,順便他讓康娜再飛的高了一些。

大筒木·多樂看着影分身落到地面上,向著砂忍的方向潛伏了過去。

「嗯,這是……河隱村人的氣息,沒錯了,肯定是千代那群人。」

忽然,大筒木·多樂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息,通過這股氣息,大筒木·多樂瞬間斷定這股氣息的主人有着影級實力。

在這個時間點上,出現在河之國的影級強者,也只可能是年輕時候的千代婆婆了。

大筒木·多樂用手一指,道:「康娜,去那個方向。」

河之國之所以如此命名,就是因為一條大河橫貫河之國全境。

寬闊的河岸一側,矗立着一座陡峭的崖壁,在岩壁的下方,一塊巨石詭異的向外凸出。

大筒木·多樂幾人站在水面上,他用寫輪眼觀察著這塊奇怪的巨石,然後雙手結印。

「火遁·豪火球之術。」

轟隆!

巨大的火球轟擊在巨石上。

忽然。

光芒一閃。

巨石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各自浮現出一張符咒,四張符咒相連,在巨石上形成密密麻麻的符文。

豪火球轟在在巨石上面時,四張符咒光芒一閃,巨石只是輕輕晃動了一下,並沒有預料之中的炸開。

「設下了防禦符咒嗎?」

大筒木·多樂見到這一幕,淡淡一笑,手中查克拉涌動旋轉,形成一顆螺旋丸。

隨着查克拉的輸入,螺旋丸越來越大,最後足有四五米大小。

「大玉螺旋丸!」

大筒木·多樂眼中閃過一道鋒銳,將大玉螺旋丸轟在了巨石上。

轟的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起,四角的咒符再次閃爍光芒,但這一次,卻沒有起到效果。

螺旋丸強大的旋轉之力,猶如一根釘子般被砸進了巨石中。

轟隆一聲。

巨石猛烈顫動,石屑簌簌抖落,終於砰地一聲崩碎開來。

大筒木·多樂一隊人身形向後急退,避開了飛濺的石塊。

這時,大筒木·多樂幾人望了過去,只見巨石炸開后,出現一個巨大的洞穴。

罪魁禍首,果然在這裏面!

大筒木·多樂微微一笑,然後邁步走了進去。

咻咻咻!

大筒木·多樂的身子剛剛踏入洞口,尖銳的破空聲遽然間響起。

嗤嗤嗤!

密密麻麻的千本從黑暗中射來,千本上閃爍著瑩瑩綠光,明顯被淬上了劇毒。

這種攻擊,換做他人,肯定第一時間被達成了篩子。

但大筒木·多樂只是瞥了一眼,沒有做出任何防禦。

倒是他旁邊的康娜雙翼一震,一股強大的風力將那些千本吹的改變了方向。

下一刻,噗嗤聲中,密密麻麻的千本被吹得歪七扭八,原先的位置全都改變,最後釘在他左邊的岩壁上。

大筒木·多樂使用火遁,手中綻放出一朵朵火焰,照亮了黑暗的洞穴,也讓他看清了洞穴的內部景象。

只見潮濕的地面上躺滿了屍體,他們大都變成了傀儡或者是傀儡半成品。

而在大筒木·多樂的對面,一個蠍子形狀的傀儡正冷冷地盯着他。

…… 李道強豁然起身,震驚、難以置信的瞪著劉思,沉聲道:「大嫂、你這是何意?」

說完,好像站立難安的半側過身去,肅然道:「大嫂,還望自重,我跟大哥情同手足,剛才的話、我就當作什麼都沒有聽到。」

劉思咯咯一笑,沒有半點羞澀,反而一雙眼睛會說話一般,異常勾人,嬌媚道:「二弟,你大哥是你大哥,大嫂是大嫂,你跟你大哥情同手足,但這並不妨礙你我之好啊?」

說著,邁步向李道強走去,濃郁的香氣撲面而來。

李道強連忙大步避開,有了些怒氣輕喝:「好了大嫂,你這樣對得起我大哥嗎?」

「二弟,我是你大哥的妻子,但是我愛的、其實是你啊。」劉思神色一肅,認真說道。

不等李道強臉色變化,幽幽一嘆道:「二弟你放心,我雖然愛的是你,但我求的只是一夕之歡,以後、我還是你的好大嫂,絕對不會破壞你們兄弟之間的感情。」

「大嫂,你怎能說出如此話來?我將你當作親大嫂的。」李道強眉頭緊鎖,頗有些難以置通道。

「二弟,莫要多說,時間緊迫,你就從了我吧。」劉思不在意的一笑,又邁著小碎步上前。

李道強有些慌亂的閃開,冷喝道:「大嫂、你不要逼我,再逼我的話,大哥回來、就不好看了。」

「呵呵,二弟,原來你是擔心你大哥回來是吧?」劉思腳步放慢,得意笑道:「放心吧,你大哥其實已經下山了,他去取好酒,都是大嫂我騙你的。

今天晚上,你我的好事,誰都阻攔不了,也不會有人來打擾我們。」

李道強神色一震,驚訝以及幾分猶豫,這幾分猶豫被劉思看得清清楚楚,當即,嘴角勾起幾許得意的笑容,腳步加快。

見此,李道強慌亂的閃避幾步,一咬牙、低頭向外走去,沉聲道:「大嫂、抱歉,我不能做出對不起大哥的事,今晚我會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

「站住。」劉思一聲輕喝,秀眉豎起,聲音冷了幾分:「你當真要走?」

「我把大哥當作親大哥,決不會做對不起他的事。」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李道強義正言辭的堅定道。

「哈哈哈。」忽然,劉思不屑的大笑起來,彷彿發現了什麼可笑的事情,笑聲落下時,臉上已經全是譏諷不屑:

「當了強盜,還在這跟我講什麼兄弟情誼,二弟、我該說你天真呢?還是該說你虛偽呢?當了婊子、還想立牌坊。」

李道強腳步一停,眉頭挑起,扭頭看著劉思鄭重道:「大嫂,我雖是一個強盜,但我也懂得什麼叫做義氣,什麼叫做情義,男人間的兄弟情義,大嫂你不懂很正常。」

劉思臉上的譏諷更濃,不屑一顧道:「果然,你跟我們還真不是一路人啊。」

話音剛落,冷意更濃,大有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意味,淡淡道:「不過、你走的了嗎?」

李道強神色疑惑,剛要問出口,陡然、魁梧的身軀一晃,像是喝醉了酒一般,站都站不穩,連忙伸手扶住了旁邊的柱子,難以置信的看向桌子上的酒杯,又看向劉思,震驚道:「大嫂、你、你居然下毒!」

劉思掌握一切的得意笑容徹底浮現而出,輕笑道:「不過是區區一些蛇毒而已,還毒不死二弟你,不過大嫂說了,你我的好事,今晚誰也阻攔不了。」

李道強靠著柱子,難以接受道:「大嫂,你就算是再想得到我,也沒必要下毒吧。」

「哼。」劉思輕哼一聲,不悅的一瞪,冷聲道:「罷了,老娘也懶得與你這不解風情的傻子玩了。」

說著,伸手將自己身上的衣服扯亂,還撕爛了一些,然後看向門外沒好氣道:「還不進來?」

聲音剛落,不過一個呼吸,一道中年身影面帶笑意,從院外大步走了進來,笑道:「夫人,如何?我說的沒錯吧,二弟能夠抵擋住你的誘惑。」

「大哥!」李道強精神一震,驚駭叫道,來者正是黑龍寨寨主林三龍。

劉思不悅,看著李道強嫌棄道:「哼,誰知道這傢伙傻到這個地步?送到嘴邊的肥肉都不知道吃?真是活該去死。」

「夫人不必生氣,年輕人嘛,天真、只知道什麼義氣,不懂你的好處,也是正常的,他不懂得,我懂得不就行了?

再說了,他這不就要死了嘛。」林三龍暢快的笑道,將房門關上。

「大哥,為什麼?」李道強難以接受的大聲喝道,死死瞪著林三龍,一臉被最親兄弟出賣的難以置信。

事到如今,再傻的人也能看出來,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林三龍夫妻聯合起來,要殺他。

林三龍笑意盈盈,坦然的看向李道強,沒有半點不好意思,全是理所當然和得意:「二弟,不要怪大哥,要怪、就怪你跟大哥終究不是一路人,如果不殺了你,死的就會是大哥了。」

李道強不解,虛弱道:「大哥,我們怎麼不是一路人?你又怎麼會死?」

林三龍笑笑,又輕嘆一聲道:「二弟,大哥知道你是個有情有義、心中還有善良的好漢子,將大哥當成了親大哥,但是、我們是什麼?

我們是強盜土匪啊,殺人放火的強盜土匪,有情有義、善良那跟我們有關係嗎?」

「這兩年多來,你三番幾次或故意、或偷偷放走了一些老弱婦女,你以為大哥不知道嗎?

大哥都知道,但是大哥沒有說出來罷了,可是你說你這樣子,怎麼做強盜?

你跟大哥、是一路人嗎?」

李道強沉著臉,憤怒道:「就因為這?」

「這還不夠嗎?」林三龍皺眉,語重心長道:「二弟,念在兄弟一場,大哥今天就好好教教你,咱們是強盜、土匪。

兄弟情義、善良憐憫不忍什麼的,跟咱們無關。

你這種性格,大哥我見得多了,一些初出江湖的年輕人都有,整天想著行俠仗義,這些年輕人,有背景的、慢慢也就明白了。

沒有背景的,那就只是死路一條,咱們強盜可沒有背景,講那些不就是死得快嗎?」

「就說說你,先不說你心慈手軟可能給咱們山寨帶來的隱患。